首页

实探邻家总部:员工排队离职遇同行挖角 日式便利店盈利难解

贺泓源2018-08-02 20:48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贺泓源 实习记者 王冶 P2P平台“爆雷”次生影响蔓延至零售行业,也暴露出日式便利店的盈利难题。

邻家便利店在京168家门店陆续关闭的消息已成行业焦点,风暴中心邻家总部亦波澜起伏,员工讨薪、供应商讨欠款,成了关键词。

8月2日下午,经济观察网记者实探位于北京西城区北礼士路阜成大厦的邻家总部,现场人员嘈杂,办理离职的员工占据着办公场地,讨论着寻求仲裁等其他方式讨要本月的工资。多家供应商前往讨要欠款,但并未得到答复。同时,每一个办公室外都有保安,还有警察坐镇,以防发生混乱。

也有人在混乱中看到了商机。有一位自称是全时便利店相关负责人的女子在邻家总部大楼下徘徊,预备招人。“中午11点多过来,已经加了20多个人的微信,回去可以慢慢谈,每个人都可能会介绍自己的朋友过来。”她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

祸起P2P

邻家出事起源于P2P平台“爆雷”。

8月1日下午,邻家便利店运营方邻里家(北京)商贸有限公司的供应商收到告知函称,公司将于8月1日起停止总部各项业务,并陆续停止门店营业。

告知函显示:由于公司背后唯一出资方受到上海警方调查,导致公司银户账户被冻结。因公司处于发展阶段,尚未真正实现盈利,依旧需要投资方注资经营,靠店铺自身销售收入仍然入不敷出,且目前公司账户已被部分供应商诉讼至法院进行了财产保全,账户资金已被冻结,公司账户内已无可支配资金。

邻家便利还在告知函中称,由于无法与公司法人及股东取得联系,供应商与邻家便利的债务债权,只能通过法律途径进行诉讼保全。多位员工向记者证实了上述告知函的真实性。

4月24日,上海市公安局官方微博“警民直通车-上海”发布消息,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善林金融法定代表人周伯云等8人被批捕。这引发了业界对北京邻家便利是否会受牵连的猜测。

据官网信息,邻家便利店隶属于邻里家(北京)商贸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5年5月5日。工商登记资料显示,目前邻里家有三位股东,韩磊、贾卫平两位自然人分别持股41.26%、机构股东锦云(深圳)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7.49%。其中,韩磊是法定代表人和公司经理,贾卫平为执行董事。锦云(深圳)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只有两位自然人股东张正龙和柯佩珊。

邻里家的另一股东贾卫平以及担任邻里家监事的项建安,则与前述P2P平台善林金融相联系。此外,贾卫平和项建安两人还共同设立了“天津金奕互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项建安还是“北京万卓智汇商贸有限公司”的股东和董事,占股40%。持有另外60%股份的是高通盛融财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陈骏是高通盛融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

另据《中国企业家》报道,高通盛融高层与善林金融相关人士就曾参与邻家门店的剪彩仪式,自媒体“互金见闻”亦爆料,在善林金融内部,邻家被视为兄弟企业是众所周知的,甚至善林金融的员工拓展客户时,都会以“老板不只做金融,还投资邻家便利店等实体经济”来为平台背景加分。

盈利难解

邻家现闭店潮,一方面是资本问题,另一头,暴露出盈利难解。

2015年7月,北京7-11高管王紫带着近30位管理层集体离职,另起炉灶、创立了邻家便利店品牌,该品牌在选址方式、陈列特点、管理模式等方面无一例外带着浓浓的日资便利店气息,而且在一年的时间内火速将门店布局到了60家门店。邻家便利当时对外披露,计划1年内在北京开出门店200余家,之后业务拓展将辐射国内所有一线城市。时至2016年10月,王紫又带领部分员工离开了邻家,转投至由斑马投资创立的便利蜂。彼时邻家便利的门店数量仅为80多家。

盈利难解原因之一是房租飙升。苏宁零售集团苏宁小店总裁鲍俊伟分析,随着新零售概念火爆,大量资金聚集,便利店租金飙涨,以2016年为节点,之后,房租价格有一个质的差异,且房租一般是三年到五年一签,房租到期以后,价格会大幅上扬。 “7-11有遇到过三倍房租的增长。”鲍俊伟说。

另一大原因是人工成本大幅上升。巨头入局亦成为日式便利店们的风险因素。以苏宁为例,其已把目前直营为主的苏宁小店(便利店)当作战略级产品,苏宁零售集团副总裁卞农透露,目前,苏宁小店的数量已经达到了1288家,还将高速增长,同时,苏宁小店目前并无盈利压力。

苏宁易购总裁侯恩龙还向经济观察网记者确认,苏宁已与万达、恒大、碧桂园等房企达成类似排他的优先续租协议。

基于这种状况,日式便利店盈利或越加困难。“日式便利店有一套成功的经验,如果我们内资便利店能够成功的引进过来,并不断地发扬光大,并且把中国的互联网的互能做好的话,未来会更强。”全国性生鲜供应商三全鲜食COO杨志如此告诉记者。

贺泓源经济观察报记者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
关注零售、交通领域及平台级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