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多宝、中弘闹剧落幕 原来都是“财务数据”惹的祸

阿茹汗2018-08-30 21:49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阿茹汗 深陷泥潭的中弘股份欲通过债务重组来给自己找条活路,但是不曾料到,竟上演了一场闹剧。先是中弘股份“满心欢喜”的公布找到了“救世主”——加多宝和银谊资本,随后便遭到加多宝的否认,加多宝称对参与债务重组一事不知情。这一出闹剧引发了深交所的关注。8月30日晚间,中弘股份终于公布了调查结果。

深交所对于中弘股份提出的最关键的质疑是,黄伟清代表加多宝集团签署了与中弘股份、中弘集团之间的《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加多宝否认的理由是并未授权黄伟清。因此,深交所要求中弘股份说明黄伟清被授权的真实性。

根据中弘股份此前的报备,黄伟清的《委任书》显示:“即日起,集团委任您为首席执行官,负责集团对外一切事务”,落款时间为 8 月 25 日,落款人为加多宝集团有限公司及陈鸿道,该委任书仅陈鸿道签字,未加盖加多宝公章。

中弘股份在8月30日晚间发布的公告中进一步说明,该公司就深交所关注的问题书面致函加多宝以及中弘股份实际控制人王永红,未得到书面回复。不过,黄伟清对此进行了口头回复。回复内容为,认为中弘股份披露了加多宝的财务信息不实,引发了双方产生分歧,导致《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约定的相关合作全面终止。

中弘股份称,公司经审慎判断,认为《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实质性上已终止。

事实上,中弘股份8月27日晚间的公告发布之后,关于加多宝财务数据的讨论便甚嚣尘上。这也是一直很神秘的加多宝财务数据首次得到披露。这是一份并不好看的业绩:中弘股份的公告显示,加多宝2015年-2017年未经审计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00.4亿元、106.3亿元和70.0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14.8亿元和-5.82亿元。2017年,加多宝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

这份成绩与加多宝此前对外宣称的有很大出入。根据加多宝此前对外透露的公开信息是,加多宝的收入早已超过200亿元。“所以当反差很大的数据被公布出来后,加多宝自然是恼火的,”一位不愿具名的接近加多宝人士向记者感叹。

需要说明的是,黄伟清其人,来自银谊资本。中弘方面介绍,银谊资本是一家专注于资产重组、并购等相关类金融业务的投资公司,其实际控制人刘红雯及其丈夫黄伟清从事地产行业超过 20 年,尤其在华南地区开发了多处地产项目,银谊资本既为实际控制人的核心企业。在中弘股份的公告中,银谊资本和加多宝是共同的一方,拟一同参与中弘股份的债务重组。

目前,加多宝的财务数据的真实性仍然无法得到确认,但是上述接近加多宝人士也向记者分析,根据黄伟清的口头回复,可以肯定的是,加多宝与银谊资本,以及中弘股份之间的协商是存在的。加多宝为了完成三年上市的承诺,还在全力寻找机会,但是在一些问题上,加多宝的内部似乎还未达成一致。

阿茹汗经济观察报记者
阿茹汗,大健康新闻部资深记者
专注快消、健康行业报道,深度聚焦产业、公司、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