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诸建芳:四问人民币汇率走向

刘璐2018-09-26 15:22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实习记者 刘璐

近期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波动显著提升,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就当前人民币汇率四个方面的问题做了分析。

人民币汇率目前走弱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诸建芳认为,人民币现阶段承压主要是受到五大因素的共同作用:一是处于阶段顶部的美元周期;二是未见明朗的贸易战预期;三是经常账户入世以来首次转为逆差;四是中美加息周期不同步,利差持续缩小;五是对国内经济增长、货币政策“合理充裕”的担忧。

“其中美元周期、中国经济周期以及中美加息周期的‘三期叠加’是这一阶段人民币汇率承压的关键因素,而贸易战的持续升温也为汇率上一阶段的‘失速下滑’造成了明显的推动作用。”诸建芳说。

人民币汇率年内波动是否仍会加大?

诸建芳表示,虽然既有压力仍将持续释放,但伴随汇率管理工具效果持续显现,年内汇率波动将趋缓。

事实上,美元指数变化与贸易战风向变化的超预期波动将主导汇率整体走势。

诸建芳就预计,四季度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中枢将稳定在6.7-6.9的区间范围内,而CEFTS人民币汇率指数将逐步回升至大约93-95的区间水平。

资本外流是否可能发生,如何应对?

诸建芳表示,现阶段具备资本外流的触发环境,但应对准备较为充足,不必过度担忧。

应对资本流动冲击的工具有汇率政策(价格出清)、外汇储备(数量出清)和资本管制(数量出清)三种。

诸建芳解释,目前所处环境与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较为类似,具备资本外流的潜在触发环境。但目前应对资本外流的工具仍然较为丰富,而从外债占比以及对外投资的流动等指标来看,仍能完整吸收资本的流入和流出的影响,所以在中短期内不必过度担忧。

人民币汇率的中长期走势应当如何?

诸建芳表示,经济基本面将起主导作用,中长期人民币将保持强势货币的汇率水平。

汇率的中长期走势由经济基本面、汇率制度演化以及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这三大因素决定,其中经济的内在因素将起到关键作用。

诸建芳认为,在中长期,中国持续的中高速经济增长以及“去杠杆”的长期推进所带来的结构性优化将有助于抬升人民币的实际汇率水平,但同时,相对较高的潜在通胀水平与可能转为逆差的经常账户将对人民币形成压力。

“总体而言,内在因素仍将极大程度支撑人民币继续走强,汇率形成机制的逐渐完善及人民币国际化的双轮驱动效应也将进一步支撑人民币长期发展”诸建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