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科创星米磊:智能化时代的中国机遇

胡中彬2018-10-08 15:14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米磊/文

眼下,我们正处在第三次科技产业革命和第四次科技产业革命的交替时期,这对整个国家、产业和个人来说都意味着巨大的历史机遇。

回溯历史可以看到,每一次科技革命的脉络都有相似的特征。每一次工业革命都来自重大的技术变革。

表面上看,第三次工业革命带来的信息化时代是因互联网的飞速发展而爆发,但根本原因在于底层技术的突破,激光和光纤的出现让光纤通信成为可能。

1992年,美国开始建设国家信息高速公路,如果没有这些基础设施建成,就不可能有今天的互联网,也就没有谷歌和BAT。

在过去两百多年中,机械和电发展到了极致,当下的时代正处在第三次革命的尾声。

2016年3月,摩尔定律已经接近失效。根据摩尔定律,每两年微处理器的晶体管数量都将加倍——意味着芯片的处理能力也会加倍。这种指数级的增长,促使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大型家庭计算机转化成八九十年代更先进的机器,然后又孕育出高速度的互联网、智能手机和现在的车联网、智能冰箱和自动调温器等。

而这一定律的终结意味着,全球软件开发与硬件制造所依赖的半导体芯片行业,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发展瓶颈,高速增长时代已经成为过去。而与之相应的,这一行业所直接驱动的互联网产业也达到历史顶峰。

互联网产业会和蒸汽机、电气产业一样,在达到顶峰后终将告别繁盛期,走向平缓乃至衰退。

其实每一次的科技变革都会带来一个新的经济周期,高速增长期在五六十年左右,这也是著名的康波周期。在这六十年中,前二十年可以说是科技和产业的高速发展期,然后是繁荣、衰退、萧条期,这中间每十年左右又是一个小周期。

而我们现在正处在这次科技革命的衰退期,第四次科技产业革命的曙光已经显现。在第四次革命中,光学技术像当年的电气化时代一样,正在从分离式器件向集成光路演进。

第四次革命就是从机械化、电气化、信息化、智能化的逻辑推进而来的。前面两百多年本质上是机和电的时代,下一个时代就是光+AI,即集成光路和人工智能算法,就是智能化时代。

这或许是中国最重要的一次机遇。过去五六十年,我们一直跟在别人后面跑,但万米赛跑从头是很难追上的。任何一个国家的崛起都是因为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抓住第四次科技产业革命就是中国的机遇。

现在大家看好人工智能,但中科创星没有在人工智能的算法上做太多布局。我们认为基础设施还没有建设好,现在还不是人工智能应用黄金时代。在基础设施没有完全建好之前,我们最大的投资方向是人工智能的基础设施。

而人工智能时代的基础设施是什么?光子集成。

第三次科技革命靠摩尔定律推动。2016年3月摩尔定律失效后,第四次革命一定要有新的定律。我总结出了“米70”定律,即光学成本会占到所有硬件成本的70%。这个和摩尔定律一样,其实也是经验公式。在信息的获取、传输、计算、存储、显示等环节,光学成本已经在信息传输以及显示领域占据成本的70%,其余领域也有极大可能。

21世纪是光学的世纪,光学成本会越来越高。

2017年,iPhoneX推出的Face ID就验证了这个理论,在手机里现在已经开始加大光学成本,Face ID用了三个VCSEL激光器,其中有两个是VCSEL激光器的阵列,每个阵列大概是几百个VCSEL激光器。

我相信当集成光路高速发展几十年后,未来产品不能叫消费电子,因为电子主导产品成本的时代已经过去。未来二三十年后,光(集成光路)会成为主要成本,比如说CPU就会成为光CPU,里面所有的传感器可能都和光学相关。

所以未来是“消费光子”时代,这也是一个新的IP。

人工智能时代的圈地运动就是垄断大数据。传统数据来自于互联网,我们现在不要去争互联网的流量和数据,要去争夺未来的数据,未来数据就在于传感器。

我们的投资逻辑就是,人工智能的基础设施是最核心的,投完基础设施之后,再去投算法的技术,然后再去找到行业的应用。

所以前十年,我们还是会拼命把握基础设施中的投资机会,即“端、网、云”。“端”,就是所有获取数据的终端;“网”,就是要把这些数据连成物联网,用光纤通讯网络把它们都连接到一起;“云”,就是云端的计算和人工智能的处理。

有了这些东西,才能用各种人工智能的算法技术对数据进行处理,最后再去找行业应用,比如交通、医疗、金融、制造等。

在人工智能时代,芯片变得更加核心,现在的芯片要在终端上直接做人工智能的计算,同时要进行数据的获取。

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机遇就在于科技创业。我们要在未来30年抓住这个机会,就像当年的摩根、卡耐基、洛克菲勒、巴菲特一样,将个人与国家的命运绑在一起,这一代人的创新使命就是助力科技创新驱动发展。

(作者系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光学博士,本报记者胡中彬采访整理)

胡中彬经济观察报记者
金融市场部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