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家族企业都关注什么?不热衷制定接班计划 看重增长和战略规划

郑淯心2018-11-08 19:09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郑淯心 实习生 张燕征 11月8日, 普华永道发布2018年全球家族企业调研报告显示,中国家族企业不太热衷于制定接班人计划,但渴望保护资产。

相较于49%的全球家族企业已制定继任计划,对于中国内地家族企业来说这一比例只有21%,其中只有10%的家族企业拥有完善、正式和经过沟通的计划。2016年的相关比例为35%。有制定继任规划意向的内地家族企业占比下降了14%。

普华永道中国税务部合伙人李奕对记者称,“第一代企业主对他们所创立企业的情结或许是他们不愿意放手的部分原因。但另一方面,第二代继承人对职业有着新的想法。”

在2018年的调查中,相较于全球69%的平均值,过去12个月75%受访中国内地家族企业与55%的香港家族企业实现了销售增长。约67%的内地受访者表示,在过去12个月实现了两位数的同比增长,比例大约是全球占比(34%)的两倍。

看重增长和战略规划

2018年全球家族企业调研于4月至8月期间进行,来自53个国家的2,953个家族企业接受调研,包括52家中国内地家族企业及56家香港家族企业。参与调研企业的年收入主要集中在1.01亿美元到5亿美元。

中国内地样本家族企业的行业分布主要为科技与制造领域,其次为商业活动零售、教育与保健、食品与饮料、媒体与娱乐等。香港样本行业分布主要为制造及批发领域,其次为零售、房地产与租赁、金融服务、交通、商业活动、科技。

尽管全球经济环境存在不确定性,中国家族企业预期未来两年销售呈快速增长的趋势。报告显示,中国内地52%的家族企业将呈现稳步增长,31%将呈现快速增长,12%将呈现巩固,4%的家族企业将呈现萎缩。

家族企业高管依赖外部资源为业务扩展进行融资。报告显示,中国内地家族企业融资渠道大部分来自银行贷款及资本市场、股市、内部资源、风险资本等。相较于全球家族企业融资来说更依赖与外部资源。

企业家族是积极的战略规划者。中国内地96%的家族企业有对未来3至5年战略规划,其中,77%有一项有预算、正式且成文的规划。中国香港68%的家族企业有战略规划,其中,41%有一项有预算、正式且成文的规划。

中国内地家族企业都有着明确的价值观,但在企业管理架构方面落后于全球家族企业。71%的内地家族企业拥有明确的被认同的价值观和企业目标,略低于79%的全球平均值。94%的内地受访者相信明确的价值观和目标 有助他们打造竞争优势。 然而,他们在家族内部冲突管理和性别比例方面落后于全球的家族企业,这两个因素的完善都有助于促进企业的商业表现和持久发展。

在家族企业高管关于价值观和宗旨对企业产生影响的观点中,中国内地近乎全部的家族企业认为提升了公司在市场和客户中的声誉,此外,大多数内地和香港都认为还提高了可持续发展、创造出了竞争优势、提高了品牌知名度、提高了公司员工的留用率以及提高了收入和盈利能力。

此外,家族企业大多重视慈善事业。77%中国内地企业家族为慈善事业和当地社区捐款,25%中国内地企业家族拥有一个家族基金会。

可持续发展和保护企业作为最重要的家族资产是关键。在家族企业未来五年或以上的长远目标中,75%的中国家族企业认同环境可持续发展,并有62%的家族企业对家族企业进行保护。

该报告显示,制定并践行企业价值观,创新并投资数字化技术和实现业务的多元化;通过可持续性投资保全企业的财富,以保障和提高投资组合的长远回报;寻求有关家族治理和继任规划的意见,并且制定一个完善,正式和经过沟通的继任计划将有助于家族企业的发展。

面对的挑战

77%的内地家族企业的领导者认为,为保持领先而需要的创新成为他们面临的主要挑战。同时,超过半数的受访者认为挑战来自经济环境和企业缺乏专业化,此外还有数据管理、国内竞争等挑战。

报告显示,内地以及香港的家族企业较全球同行更不容易受到数字化颠覆或网络攻击的影响,或许是由于他们已经在更大程度上接受了“数字化”。仅有12%的内地高管和27%的香港高管感到“非常容易”或“相当 容易”受到数字化颠覆的影响。而全球比例由2016年的24%上升至2018年的30%。

家族内部冲突管理仍是禁忌,家族企业为了维护名声而倾向于回避家庭成员之间的矛盾冲突。此外,从家族企业女性的参与比例来看,中国内地家族企业中,任职管理层的女性成员比例为26%,可见,女性在董事局的参与率和下一代家族成员在企业的参与率皆有待改善。

家族企业的继任规划是传承公司领导和管理并确保业务永续发展的关键,也一直广受外界关注。今年的调查显示,21%的内地家族企业表示目前有制定继任计划,而2016年的相关比例为35%;这一比例也低于香港43%的比例及全球49%的平均值。

同时,当被问到他们是否有计划将公司领导权和管理权、所有权(或者两者兼有)交给下一代家族成员时,内地和香港家族企业的决策者的热衷程度不及全球受访者,且呈现下降趋势。42%的内地受访者和45%的香港受访者表示他们愿意这样做,而全球平均值为57%。2016年,62%的内地受访者和69%的香港受访者愿意将公司管理权、所有权(或者两者兼有)交给下一代家族成员,全球平均值为73%。

普华永道中国税务部合伙人李奕分析:“第一代企业主对他们所创立企业的情结或许是他们不愿意放手的部分原因。但另一方面,第二代继承人对职业有着新的想法。相比其可能将要继承的家族企业,更多人将视角转向更热门及新兴的行业,比如银行、投资和科技行业。我们认为,对于家族企业而言,让下一代参与业务非常重要;不仅是为了确保继承,也顺应企业创新及数字化变革的趋势并实现平稳过渡。千禧一代是受过良好教育的数字原生代,具有丰富的技能,可以推动创新和突破传统思维。我们建议下一代家庭成员参与制定发展计划,企业主可以授权他们在企业内部建立自己的事业或将现有企业提升到新的水平。”

郑淯心经济观察报记者
公司部记者
关注包括IPO、定增、并购、业绩、投融资等交易。重点关注教育、消费行业,同时负责VC、PE投资人专栏。擅长深度调查和突破采访。
线索请联系:zhengyuxin@hbtop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