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告别共享经济,告别风口

陈白2018-12-04 10:06

(图片来源:全景图片)

 
 
编者按:岁末回望这一年,每一领域都有最具代表性、烙印最深的事件或现象。这些事件或现象微缩了2018年商业、地产、金融、社会的生态,成为理解这些领域在一年里所呈现样貌的关键词。它们也承上启下,为我们打开2019年的趋势之门。   
 
 

经济观察报 陈白/文 “站在风口上,猪都可以飞起来。”数年前来自雷军的这句哲言,无疑是曾经那个风口创业时代的最好鸡血。无数“风口创业者”跟随周期浪潮奔袭,试图分取一杯羹。

但曾经傲娇的戴威,却在这个冬天说出了“跪着也要活下去”,过去两年来最大的风口——共享经济黄粱一梦,蓦然初醒。

凉了的共享单车,只是过去数年来风口转换的一个典型缩影。2016年以来,无数创业风口涌流:共享经济、直播、区块链、现金贷、知识付费……你方唱罢我登场,每一个领域都诞生了一批新公司,造就了一批新词:他们有的成为了独角兽,有的成为了瞪羚,有的成为了大象;当然,“风口”既是红利之口也是风险之口,大多数的“分母们”都折戟于创业之路上。

风口就像龙卷风一样变幻莫测,创业者的方向也跟着变来变去。之前有一位投资人说:看到一个创业团队,2014年做手游,2015年做O2O,2016年做VR,2017做人工智能,2018年做区块链……

今年年初,当区块链处于风口浪尖之时,人们发现曾经站在共享经济讲台上的人,如今站到了区块链的讲台之上。从快的打车创始人到区块链鼓吹者的陈伟星站在了聚光灯下,在公众视野看不到之处,还有无数“陈伟星们”活跃在风口一线。

只是,当日历翻至2018年末,人们忽然发现,那未曾停歇过的一阵阵飓风,忽然间都消失了。当然,如果非要细究的话,人工智能和医疗产业或许还能算得上新的风口,但事实上,如今新的风口已经开始和以往的产生区隔,这些行业有极高的研发门槛,有巨大的资金需求,有相当的研发周期,以及完全不同的客户群体。

以共享经济为代表的依赖商业模式的创业一度如此炙手可热,共享单车一度还被誉为中国的“新四大发明”;而随着以BAT为代表的大象们纷纷选择转向“To B”,一切似乎正在进入尾声。

这样的暖冷之变还体现在招聘的数量上。曾几何时,我们听到的是这些创业公司们在市场上迫不及待地抢人,而最近天风证券宏观分析师宋雪涛在一篇名为《消失的招聘广告》的文章中指出,从4月到9月,消失了202万个招聘广告。与此同时,大公司们忙着组织升级——这一曾经的专业管理学词汇,今年频繁出现在大公司的公司战略变革关键词之中;而大公司们更为普遍的人才战略是结构升级式的帕累托之选——更被需求的是本来就抢手的高精尖人才。

如今,面对着城市郊区积满灰尘堆积如山的共享单车,我们不无遗憾地发现,曾经那些看似创新的风口行业,更多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他们只不过是用互联网的形式将传统业务扩大,而又恰好赶上了投资圈的热钱之时。

当募资寒冬来袭,当VC和PE们都需要收缩过冬之时,当曾经共享经济的翘楚ofo极度困顿于资金链之时,风口也就失去了动力之源。

熊彼特说,企业家的创新精神是创造性破坏。而从这些风口创业者身上,我们确实看到了创造性破坏——一度已经历转型升级阵痛、开始专注中高端的自行车产业,在需求的刺激下选择重新扩建原有的生产线,资源再度错误配置;而让人遗憾的是,破坏之后的创造性建设,却相当寥寥。它们中的大多数,始终无法找到可以“造血”的模式,钱烧完了,新鲜感过了,它们就死了。

在2018岁末年终,确实是时候反思过去数年来的风口创业了。如果我们观照那些在百年来始终保持基业长青的公司,他们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以长远发展为决策——做造钟的人,而不是报时的人。

巴菲特说,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反过来看,其实也只有潮水退去之时,我们才能够真正完成优质公司的价值发现。值得期待的是,一批专注于技术研发、不为风口所动、专心主业的公司们正在逐渐露出水面,获得更多的支持与关注。

 

陈白经济观察报编辑
公司部编辑
管理学学士,传播学硕士。跟踪公司新闻动态与背后的故事,关注大时代下的个体命运,以商业评论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