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流量的江湖不值得

沈彬2018-12-04 13:22

(图片来源:全景图片)

沈彬/ 文 流量时代正在呈现它丑陋的一面,如此乖离我们的常识。

11月26日,《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发微博称:“在微博偶然看到一个小青年,挺帅,发了条微博,就几个字,同时挂上自己的照片,竟有200多万转发,几十万点赞。天啊,这个人的粉丝好疯狂。”

不用费多大功夫,就知道胡锡进说的是当红流量明星蔡徐坤。你不必知道蔡徐坤是谁,但他已经用数据证明了自己大神一样的存在,他在11月的前9条微博,总转发量达到1.3亿次,总评论与总点赞均在300万左右。你是不是有三观被颠覆的感觉呢?

当你悲伤地以为自己被时代逃汰之时,有好事人精准地戳了轮胎,对转发数据做了分析:蔡徐坤这些转发量均在百万级别以上的微博,只有46个粉丝的@熱衷泡蔡的小錦鯉带动了200余万的转发,带动二次转发量最多的@用秃头照亮你的路,创造了近3000万的转发,而其粉丝量也不过7953个。所以,你觉得这背后是什么?46个粉丝的号带动200万转发,背后无非是一个流量江湖。

商业帝国的捷径已经从粉饰财务报表,变成赤裸裸地粉饰流量。流量已然成为商业估值的基石,横行的话术,也是公开的道具。有数据研究发现,前流量时代里,杨幂的微博转发量一般不过数万,而现在动辄千万级别,是中国突然多了这么多人口吗?有人总结了一根鉴伪金针:如果一条微博的转发数高于点赞数一个数量级,那么背后就是流量在说故事了。

还有一件与流量有关的事件,目前猎豹移动遇到了大麻烦。其旗下7款应用在国外被指控广告欺诈,猎豹移动在纽交所的股价一度大跌32.84%。其中一项重要指控便是猎豹“抢归因”作弊:商家推广APP,需要向广告推广公司支付一定安装费,这就需要知道用户在安装之前最后一次点击来自哪里,但是一些APP却恶意发布代表自己的代码来赚取安装费,这就叫“抢归因”作弊。此外,猎豹还被指责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下载安装安卓APP应用。不过,猎豹移动称“指控大都与事实不符”,并将针对错误指控提起诉讼。

中国人对互联网巨头这种操作并不陌生。浏览器、杀毒软件掌握手机的更高权限,位于手机生态的食物链上端,在流量为王的商业逻辑之下,他们作为端口有太多的诱惑去打开闸门,斩获收益,不用顾及自己并不是手机的主人。

如果说,线下商业的硬通货指标是销售额,那么线上的硬通货则是流量,只是前者的造假的难度和成本太高,而点击率没有GAAP的会计准则去审计,就算有好事的数据挖掘公司、公号团队愿意去刺破这个谎言,也不会像当年的“银广厦”“安然事件”那样引发资本市场的地震和法律责任的落地,只会换得“这个世界不值得”的禅语,你认真就输了。于是,我们假装吴亦凡的歌曲影响力在这个星球上甩了La-dy Gaga几百倍,我们假装蔡徐坤已经是全民偶像,你不知道他是谁,只是因为你不够主流。

传播学者亨利·詹金斯和另两名学者的几篇对谈,被编成了《参与的胜利:网络时代的参与文化》一书,西方学者乐观地相信互联网时代全民参与的洪潮无可阻挡,“参与”正在改变世界,从哈利·波特联盟到《科尼2012》视频,传播专家大概不知道,或者不愿意面对坐拥8亿网民的中国,怎么用流量打造了一个虚幻的世界,赛博空间的流量构建了新的模因和价值观,吴亦凡们打开了新的全球叙事空间。

20年前,互联网格言是“在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随着微信、微博等实名化社交兴起,我们以为“虚拟世界就是现实世界”;然而进入流量时代,当点、赞、评的数据主导一切,高端流量入口主导一切时,我们却发现赛博空间并不值得你认真,认真你就输了。“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互联网的世界场景已经被流量表征,但正在毁于流量。

(作者系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