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积木时代“雪中送炭”背后:填补“白户”的信用空白

2018-12-05 11:24

从银行借不到钱的情况,恐怕不是每个人都会经历,而陕西省渭南市的张佳对此却感受颇深。

2013年,当时还是西北工业大学在读研究生的张佳,在对新型农机市场进行调研后,与父亲在自家宅基地扩建厂房改装农机设备,并设计出新的产品,申请了专利。这是张佳与父亲联手“创业”的第一步。

生意越做越大,但张佳家中的现有场地已无法支撑不断扩大的经营需要。2015年,在将手头上的资金投入既有厂房及机器设备后,张佳急需25万元现金周转。“跑了很多家银行,但最终一分钱都没能拿到。”

这是否就意味着张佳的信用不好?其实不然,根本原因在还是在于征信的空白。对于一个刚刚研究生毕业的人来说,此前并未与金融机构“打过交道”,因此没有任何信贷记录,这个时候便只能被传统金融机构“拒之门外”。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3月,央行征信共收录自然人信息8.9亿,其中有征信记录的自然人有3.9亿,仅占总人口数不到30%。有就业信息但缺失信用记录的人口超过5亿人,更有超过5亿人尚未被征信系统覆盖。

再来看一组2017年的数据:中国全国有各类市场主体8935.7万户。其中,企业2696.8万户,占30.2%;个体工商户6052.8万户,占67.7%;农民专业合作社186.1万户,占2.1%。

也就是说,个体户和农村商业体,占据中国商业人群的70%。而这个规模庞大的群体,由于征信记录空白,并未得到有效的金融服务。

如何填补“张佳们”的征信空白,进一步完善社会信用体系?不少互联网金融机构已经“撸起袖子”,将普惠金融服务送到田间地头。

积木时代的“底气”

“对于信用白户,我们所要提供的普惠金融服务,不是从1到N的锦上添花,而是从0到1的雪中送炭。”积木时代CEO彭少新告诉记者,像张佳这样的信用白户是普惠金融最攻坚的一群人,因为找不到任何信用记录做参考,他们没有借贷记录、也没有征信记录。

但积木时代并不害怕接触这样的信用白户,这或许源于其对德国IPC模式的改良与应用。公开资料显示,积木时代是积木拼图集团旗下做小微信贷服务的业务板块,也为P2P平台积木盒子输送线下入口的“普惠金融”资产。

“IPC模式”主要来源于德国邮储银行,这个模式重视实地调查和信息验证,主要通过对客户经理调查走访、信息交叉验证等方面进行培训,提升客户经理辨别虚假信息能力和编制财务报表的技能,从而防范信用风险。相比集中审批模式,IPC模式更适合落地中国信用数据稀缺的下沉市场。

据了解,积木时代的类IPC模式,由信贷员全程把控,参与从受理客户申请到信用审核、实地征信、风险评估到融资推荐、款项回收等全流程服务。

这个模式最核心的地方在于线下尽调。对于三四线城市,甚至是长期在农村生活的人群,很难通过线上找到与其信用强相关的数据,这就决定了要深入信用空白市场,才能真正了解目标群体的信用情况。

彭少新进一步解释说,“张佳在刚毕业时并没有任何信用记录,我们通过实际走访调研,认为他和父亲生产的农用机在同行里具有较大的竞争力,前景较好,当时就给他们的企业批了25万元。那一年,他的年销售额从1200万元提高到1600万元,年利润从150万元提高到180万元。”另据彭少新透露,张佳此后又分别于2016年、2017年,通过积木时代30万元、50万元拿到的撮合融资,进而解决了研发中的资金周转难题。

事实上,线下尽调不仅能帮助“张佳们”更好地享受到普惠金融产品和服务,还能够帮助积木时代将信誉不良的用户“拒之门外”。

“我们通过眼见为实的尽调,马上可以验证他给的信息是不是真实的,客户也认同我们的方式。”积木时代的一位信贷员表示。

农村社会讲究“熟人”效应,要想了解一个人的具体情况,进村打听是最好的方式。“我们有一个自称养牛的客户,在提交借款申请时欺骗我们,说自己养了很多牛,之后我们进村尽调时,向周围的邻居打听,大家都说他们家没养过牛,只是今天早晨从其他地方牵了几头过来。”上述信贷员直言,只有真正走进那个地方,你才能辨别这是否属于欺诈的情况。

背后的意义:填补征信“空白”

事实上,在“雪中送炭”背后,积木时代真正要做的是帮助那些征信记录缺失的人群填补“空白”,进而享受到更多更优质的服务。

“很多公司是看到银行征信和其他征信记录,我们有线下尽调,通过尽调获得征信信息,比如一些关于客户的软信息,这本身就是客户征信的情况,这样弥补了央行或其他征信记录。”彭少新说。

彭少新透露,现在的张佳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公司负责人,其公司年销售额达到2200多万元,利润连年上升,并申请了国家项目,经营逐步走向产业化、规模化。值得注意的是,张佳不久前还从当地银行拿到了500万元的贷款支持。

在一二线城市,平台获取用户数据的方式更多是通过线上,但这种方式显然不适合三四线城市,甚至是农村。毋庸置疑,通过线下获取用户信息虽然成本相对较高,但这些数据的价值和真实性也更高。而这也正是积木时代做这件事的意义。

“通过将用户的还款情况等数据共享给征信数据库,化解行业信息孤岛困局,在为更多信用良好的人提供普惠金融服务时,进一步提高行业风险防控水平,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打击‘过度多头借贷’、‘诈骗借贷’等乱象。”彭少新表示,积木时代的风控能力,也得到了友商的认可,比如在陕西、江苏等地区有机构推出专门针对积木时代的“同行贷”,“只要是我们审批通过的客户,我们贷5万,他们就承诺敢贷6万。”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4年的积木时代已为市场挖掘出来自安徽、甘肃、广东、浙江等全国19个省市自治区,总人数为117564人,总信息量超过1280万条的数据,覆盖了农林牧渔业、零售批发业、住宿餐饮业、文化教育业等十多个产业。随着业务范畴的不断扩大,这一数字还在继续增长。

有征信行业从业人士直言,随着信用信息共享以及征信体系的不断完善,信用评级、信用评分等征信大数据有着巨大价值,深挖其价值并加以有效运用,有助于进一步提升征信在金融机构信用风险管理中的作用,有效解决信贷市场的信息不对称问题。虽然当前我们离这样的状态仍有一定的距离,但当越来越多的机构通过深耕细分市场,下沉到征信体系尚未覆盖的地区,那普惠金融服务就一定能惠及更广泛的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