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5万吨/日污水直排长江、15个水体重返黑臭 芜湖市敷衍塞责、整改不力

董瑞强2018-12-05 16:54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董瑞强 每天5万吨生活污水直排长江、1万多吨污水直排长江一级支流青戈江;管网建设严重滞后,大量污水入河、15个水体重返黑臭;芜湖市上报称举报问题已整改完成,但实际上污染仍然存在等。

12月3日,生态环境部将此前中央第三生态环保督察组在芜湖市下沉督察时发现的上述问题作为“回头看”典型案例进行了公开曝光。督察组称将进一步调查核实有关情况,对失职失责问题将要求地方依纪依法查处问责到位。

在对芜湖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安全保障、入河排污口整治、黑臭水体治理、边督边改等工作进行现场检查后,督察发现当地敷衍整改问题突出,生态环境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

督察组表示,芜湖市党委、政府对督察交办问题整改工作重视不够、调度督办不力,整改任务敷衍应付,未达预期效果。市水利部门对入河排污口排查不全,大量生活废水直排;住建部门控源截污、管网建设推进不力,多个水体返黑返臭;环保部门工作要求不严,水源地问题解决不彻底。

早在去年9月,安徽省要求芜湖市对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制定整改方案,但该市至今年1月30日才印发整改方案。去年10月以来,该市环保督察问题整改工作领导小组未对督察整改工作进行过部署和调度。

根据芜湖市整改方案,要全面排查清理集中式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内违法违规项目、生产经营活动、排污口、生活垃圾等,2017年底完成整治。长江经济带饮用水水源地环保专项执法检查也要求去年底前基本完成地级及以上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排查整治任务。

不过,此次“回头看”发现,芜湖市健康路水厂饮用水水源地取水口上游约300米处存在雨污合流制陶沟排灌站,雨天污水直接排入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一级保护区陆域内存在酒吧、商店、公共厕所等与供水无关设施。

此外,芜湖市整改方案要求2017年8月底前完成入河排污口全面核查,采取控源截污、清淤疏浚等措施,推进黑臭水体整治工作。但督察结果是,该市老城区雨污分流不到位、入河排污口排查不全、截污不彻底,城镇生活污水处理厂处理能力严重不足,大量生活污水直排环境。

比如,板城垾河道沿线有多处雨水口排放生活污水,采样监测显示,氨氮浓度均在10毫克/升以上,最高达22.3毫克/升。仅保兴垾和板城垾两条入江水体,每天就有近5万吨生活污水直排长江;花津桥、金马门排涝泵站每天约有1万余吨污水直排长江一级支流青戈江。

“正是由于控源截污不到位,才导致黑臭水体整治流于表面,多条黑臭水体反弹,上报已完成整治的46条黑臭水体中,15条存在返黑返臭现象,其中有9条是因为大量污水入河所致。”督察人员说。

不仅如此,尽管芜湖市城东片区是新城区,但其管网建设也严重滞后。督察发现,该市城东污水处理厂设计规模为6万吨/日,收水区域每日污水产生量约3.2万吨,自2016年投运以来,实际收水量仅为9000吨/日左右,收水范围内每日2万多吨污水直排环境。

“大量生活污水未收集到,主要是管网建设滞后、管网不通所致。”督察人员介绍称,该市万春新苑雅苑小区及周边居民区大量生活污水长期溢流进入雨水管网,最终进入北泥西沟,导致北泥西沟等多条水体黑臭明显。

生态环境部有关官员对经济观察网表示,“城市黑臭水体治理主要看地方政府的决心和力度,如果地方政府部门不作为、敷衍塞责、应付督察,就很难达到预期整治效果。比如控源截污不彻底,管网建设滞后,致使污水直排河道,就极易出现黑臭反弹。”

另外,对于群众举报问题,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调查整改不力,敷衍塞责、表面整改问题突出。比如,早在去年8月,芜湖市就上报安徽省协调联络组,谎称绿洲公司长期异味扰民问题、融汇化工有限公司长期偷排盐水和电石渣水污染长江及附近饮用水问题均已整改完成。

但一年多后,督察组现场检查仍发现下风向的金江码头可闻见明显异味,飞灰堆放场所未完全密闭,现场配备除臭风机但未运行,检查后才临时开启设备。融汇化工码头未建设码头冲洗水及初期雨水收集装置,码头上散落部分电石渣粉,经雨水冲刷直接排入长江,水质呈强碱性

董瑞强经济观察报记者
要闻部记者
关注国家工业、环保领域产业政策,重点关注钢铁行业、电商、环保、新能源、高端智库等相关方向。擅长深度报道和人物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