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当杠杆遇到平台

    杠杆传导作为企业的一种竞争策略,既不像芝加哥学者想象的那么好,也没有像另一些学者说得那么糟

    专栏
  • 福泽谕吉:被监控的日本“国脸”(上)

    他认为日本的落后从根本上说是文明的落后,日本的出路就在于“脱亚入欧”,从亚洲文明转为欧洲文明。

    专栏
  • 买房投资与海外房产基金:哪个更好

    自己买房投资,你或许能买40套,但风险还是过于集中,规模效应不够。而REITs资金量大,可以跨越很多地区,把风险分散更多,管理效率也更高,规模经济节省成本。

    专栏
  • 张謇是谁

    很多人想给张謇一个定义,却没有一个定义能完全概括。

    专栏
  • 大隈重信:最后的胜利者(下)

    大隈重信与伊藤博文关于日本道路之争的历史表明,一个国家在关键时刻关于方向和道路的选择至关重要,一旦选错,必将付出惨痛而巨大的代价

    专栏
  • 私募与公募股权基金:差别在于流动性

    私募股权基金因为锁定期很长,收益应该比没有锁定期的公募股票基金高。不要因为私募股权基金平均收益高就认为是捡了便宜,而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专栏
  • 间谍的道德底色

    现代间谍体制也许是一种“必要之恶”,它的运行依赖于机械般精准的冷酷,它的成功是一把双刃剑,总会在人性层面,令行为的主客体双双沦落。

    专栏
  • 如何看待平台跨界竞争

    平台跨界竞争不仅不应该被视为一种竞争乱象,相反它还是一条破解平台垄断问题的好途径

    专栏
  • 潮流时尚离不开自由贸易

    ‘通过潮流时尚,让纷争永远消失,让和平遍布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专栏
  • 大隈重信:最后的胜利者(上)

    大隈重信与伊藤博文之争,其实质是日本国家发展的方向之争。

    专栏
  • 虚实奸雄

    尼克松作为政客的虚与实,是好莱坞不忍割爱的,也是它难以把握的。好在电影的妙处,也在虚实之间,并不以把人物说清道透为最佳

    专栏
  • 肉寿司与世界的渐变

    看着这些中国客人津津有味地品尝“肉寿司”,我渐渐地说服了自己——整个世界,不也是渐变而来的嘛。就像中国的文豪鲁迅先生说过的那样,“走的人多了,就自然成了路”。

    专栏
  • 宣和年的年终奖

    宋人不仅没有走近“千里江山”,反而连“清明上河”都不可能了,大宋亡了

    专栏
  • 西乡隆盛:浪漫的悲剧(下)

    明治新政府没有让西乡隆盛这个维新大英雄的浪漫情怀所主导,而是理性、冷静甚至冷酷地否定了他。在死去十余年已不再具有现实性之后,再给他恢复名誉,满足了人们对大英雄的精神性需求,对西乡隆盛和...

    专栏
  • 《江湖儿女》:最初的尊严和最后的浪漫

    因年华老去而英雄末路的情形总是让人黯然,无论是功业不再,还是功业未成。

    专栏
  • 基金的哲学

    既然投资者自己也可以买卖股票债券的,他们为什么要把钱委托给你,并给你支付管理费,甚至还要把业绩的一部分给你?

    专栏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