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业绩对赌上公堂之后:新日恒力年终审计博雅干细胞遭拒

汪晓慧2017-12-26 20:05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汪晓慧 在因8000万借款、业绩对赌上公堂之后,新日恒力与许晓椿关于博雅干细胞的争议又闹出新风波:新日恒力前往博雅审计遭拒绝。

12月26日下午,新日恒力(600165.SH)发布了一则公告,称作为控股股东,在年终审计时却发现失去了对控股子公司博雅干细胞的控制,无法进行2017年度预审计工作。

审计吃闭门羹

2017年,审计将近,博雅干细胞拒绝了新日恒力的审计要求。

新日恒力在公告中称,自己在12月24日邮件通知博雅干细胞科技有限公司、许晓椿(总经理)、李诣书(首席运营官)、张心如(财务总监)称:公司聘请的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银川分所将于12月25日赴博雅干细胞进行2017年度审计,请予以配合。

然而,戏剧的是,控股股东说自己在审计时发现已失去对博雅干细胞的控制。公告称,12月25日信永中和审计人员到达博雅干细胞,接待人员以未接到领导通知为由不予配合。公司于12月25日再次通知博雅干细胞、许晓椿、李诣书、张心如要求其配合审计机构工作,接待人员再次以未接到领导通知为由不予配合。

“公司已失去对博雅干细胞的控制。”新日恒力称,“博雅干细胞2017年度预审计工作不能正常进行,将会对公司2017年度审计报告的审计意见产生影响,对公司将造成重大影响。公司将审慎研究有关博雅干细胞 2017年度审计等相关事项,明确拟采取的措施,并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新日恒力原本是一家以金属制品,电解铜贸易等为主营的上市公司。博雅干细胞的业务则是以新生儿胎盘干细胞为主要来源的干细胞的制备及储存以及成人细胞制备和存储业务。新日恒力此前公告表示,博雅干细胞目前作为自体库在全国包括江苏、安徽、重庆等12个省份进行经营。事实上,干细胞业务在国内一直面临政策不明确的争议。

新日恒力在2015年跨界并购了博雅干细胞,持有博雅干细胞80%的股权,是后者的控股股东。

控制权之争

控制权之争,早在今年9月份就被上交所犀利问询。双方因为8000万借款闹到上海仲裁委,引起上交所问询,问询事项包括借款事项、重组后整合,以及控制权。

新日恒力公告称,2016年10月10日与博雅干细胞签署了《借款协议》,向后者借款8000 万元人民币,期限为自发生日起不超过一年。而半年后,2017年3月27日博雅干细胞总经理许晓椿要求新日恒力提前归还该笔借款。新日恒力称,因考虑后者未提交资金使用计划,此时博雅干细胞仍有委托理财余额5800万元。博雅干细胞此时也无补充营运资金的需求,因此未提前偿还该笔未到期的借款及利息。

于是,博雅干细胞向上海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要求新日恒力偿还借款 8000万元及相应利息。

这笔8000万元的借款,惊动了上交所。上交所问询新日恒力“是否实现了对收购标的的控制,并核实目前是否已对博雅干细胞失去了控制

新日恒力回复称,于 2015 年 12月17日完成了工商变更。并向博雅干细胞选派了3名董事。博雅干细胞董事会共设5席。“公司行使股东权利及通过选派的董事行使相关权利不存在法律障碍,公司未对博雅干细胞失去控制。”新日恒力在回复上交所上述问询时称,为进一步加强对博雅干细胞的控制,2017年9月27日博雅干细胞第三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审议更换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的议案,该议案已经董事会审议通过,选举董事陈瑞先生为博雅干细胞新任董事长、法定代表人。

上交所当时明确问询博雅干细胞“是否仍受其原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许晓椿控制,公司对置入的资产是否真正完成了整合,并发表明确意见。”新日恒力回复称,“重组完成后,新日恒力根据重组时的相关协议及实际需求对收购后的置入资产完成了必要的整合;新日恒力通过股东会、董事会及修改后的博雅干细胞公司章程对博雅干细胞实现了控制,博雅干细胞未受其原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许晓椿控制。”

不过,仅仅不到三个月后,新日恒力就发现自己并没有真的控制博雅干细胞。

业绩对赌未完成上公堂

不仅失去对博雅干细胞的控制权,双方还因业绩对赌之事对簿公堂。

今年9月6日,新日恒力对被告许晓椿提起诉讼,要求许晓椿支付公司2016年度业绩补偿款2.58亿元,以及逾期支付业绩补偿款的违约金(以每天2.58万元,自2017 年8月15日起暂计至2017年9月5日,暂记金额54.22万元),违约金要求计算至被告实际履行完毕业绩补偿义务之日。

公告称,2015年,新日恒力收购博雅干细胞时,双方业绩签署对赌协议,如(承诺净利润-实际净利润)/承诺净利润*100%>10%,则当期应补偿金额按照原告受让的股权总转让款*20%*100%与(原告受让的博雅公司相应股权当期的减值额-累积已补偿金额)孰高确定。

而博雅干细胞2016年度经审计扣非后净利润2877万元,与承诺业绩5000万元差2123万。

《中国经营报》报道称,对于博雅干细胞没有完成业绩承诺的主要原因,许晓椿表示,2016年,新日恒力开始逐步向博雅干细胞以短期拆借为名借款,年内累计占用博雅干细胞流动资金1.5亿元人民币,占博雅干细胞公司净资产的88.76%,其中8000万元至今逾期未还。新日恒力大额资金占用,直接导致博雅干细胞业务拓展受到严重影响,从而直接影响了博雅干细胞的业绩和经营,给博雅干细胞和其他股东造成经济损失,导致博雅干细胞创始股东业绩承诺无法如期实现。

而在11月15日,新日恒力公告表示,许晓椿已经提起反诉,请求确认《重大资产购买协议》与《业绩承诺及补偿协议》已经于2017年10月27日解除;请求判令新日恒力向许晓椿返还博雅干细胞的65.83%股权。

据新日恒力公告,2017年,审计将近,博雅干细胞索性拒绝了新日恒力的审计要求。

汪晓慧经济观察报记者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
专注领域:大健康产业(包括医药领域、医疗领域、健康产业领域跨国企业、本土企业,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报道:医疗政策改革;医疗科技前沿(前沿科技的医疗应用)等领域相关报道。)
擅长报道:深度报道、人物报道、商业观察
常驻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