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5G门口的“野蛮人”:博通的“资本局”和高通的“江湖”

沈建缘2018-02-04 11:06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沈建缘/文  再过一个月,高通(Qualcomm)和博通(Broadcom)——移动通信领域最主要的技术和芯片贡献者和全球半导体行业最为凶猛的并购操盘手之间的“决战”时刻,就要到来。

3月6日,高通将在位于美国圣迭戈总部的雅各布大厅举行2018年度股东大会,会上将就是否接受博通提出的替换现有高通董事会成员和1300亿美元的要约收购进行表决。

博通不希望失手,而高通不能承受失去独立性。毫无疑问,表决结果不仅将决定高通公司的命运,更关乎两个为“利益”和“荣誉”而战的企业,如何影响移动通信产业的未来。

觊觎高通

这起全球半导体行业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要约收购,始于2017年11月,博通提出以每股70美元现金加股票方式收购高通,交易总价值1300亿美元。高通董事会随后以“显著低估了公司股票价值”拒绝了博通。

彼时,半导体行业正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整合。行业巨头不断发起并购,扩张各自的业务边界——英特尔连续斥资167亿美元和153亿美元,收购了可编程芯片公司Altera和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公司Mobileye。而高通也在宣布以380亿美元收购车载芯片巨头恩智浦(NXP),而恩智浦则刚刚完成以118亿美元收购飞思卡尔半导体公司的交易。

但与这些芯片企业的风格不同,博通素以“负债收购比自己更大的竞争对手,交易完成后立即进行重组,果断卖掉非核心业务和裁员以提升公司利润率”著称。

之前,博通在马来西亚人陈福阳的主导下,完成了一连串的资本运作。在他操盘下,博通的前身安华高(Avago Technologies Ltd)2013年斥资66亿美元收购硅谷圣何塞的存储芯片公司LSI;2015年,又斥资370亿美元收购老牌芯片公司博通。2017年,收购完成后,陈福阳随即把博通的IOT业务部门作价5.5亿美元出售给了Cypress。

博通的“资本局”某种意义上也阐释了资本的本质:在缓慢的增长里无法满足,在放眼长远的目标里感到不安,只专注提升眼前利润。

安华高和博通员工在美国员工评价网站Glassdoor上这样评价陈福阳:“冒险负债收购,过于注重销售和利润,而忽略研发投入。”似乎为了验证这样的评价,收购博通仅仅10个月后,陈福阳再次宣布斥资59亿美元收购网络设备公司博科通讯(Brocade Communications Systems Inc.)。

而这笔交易目前还没有完成,已有媒体透露“并购狂人”计划将后者的网络业务和数据中心网通业务,分布出售给Arris和EXtreme。

据媒体报道,他在华美半导体协会(Chinese American Semiconductor Professional Association)的年度晚宴上曾经这样评价自己,“我并不是半导体人,但是我懂得赚钱和经营。” 但高通董事会因“博通的建议显著低估了公司股票价值”,拒绝了陈福阳帮自己“赚钱和经营”。于是,博通又提名11位董事候选人替换高通董事会成员。

这彻底激怒了高通董事会。1月16日高通董事会向股东发出邮件表示,“通过安插由博通、银湖提出的、相关经验匮乏的董事会人选,它正试图以一种机会主义的方式低价收购高通。” 高通敦促股东投票反对博通董事会提名,支持现在的管理层继续领导高通公司。

信中写道,“博通要求高通股东将中短期内的价值创造活动转移至一家敌意收购者手中。但实际上高通已经领先。高通董事会强烈反对博通咄咄逼人的策略,并敦促你们拒绝它的要求,在白色代理权卡片上投票支持高通的高质量董事会成员,让他们再次当选。请丢弃你们收到的、来自博通的蓝色代理权卡片。” 

高通预期,该公司2019年的收入介乎350至370亿美元,每股经调整盈利介乎6.75至7.5美元,远高于市场原先预期的235.9亿美元与3.79美元。在宣布保持独立的计划后,高通获得了至少4次价格目标上调和一次股票评级上调。

Nomura Instinet分析师Romit Shah将高通股票评级从中性上调为买入,并将其价格目标从每股58美元上调为每股75美元。他指出:“高通领导层非常聪明,但是过去几年,位于圣地亚哥的管理团队过于谦逊。现在,博通的敌意收购企图类似于‘用枪顶着脑袋’,我们预计高通将更加积极地致力于提高股东价值,以保持公司独立。” 

驰援高通

不仅评级机构确信高通仍能够创造显著的价值。1月25日,中国移动通信产业的“半壁江山”——中芯国际、联想集团、OPPO、vivo、小米、中兴、闻泰科技等企业的高管纷纷出席2018 高通中国技术与合作峰会,为高通站台。

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 杨元庆表示:“联想和高通结缘20多年,联想整体产品布局都与高通高度契合,从智能手机到个人电脑、平板电脑,再到AR/VR,IoT,乃至后端服务器基础架构都全方位覆盖。”2018年CES期间,联想获得了80项大奖,其中2/3都是来自于除了手机之外的新型智能终端,其中超过50项奖项都是与高通合作的结果。

9年前,只有20人的初创企业小米,得到了高通的鼎力支持,成为中国智能手机厂商中的“新翘楚”。小米公司联合创始人、总裁林斌更是表示:“小米的每一款旗舰手机用的都是高通芯片,我们全力支持高通保持创新和长期投入。”

直言不讳的OPPO CEO陈明永则表示,“高通的团队是有情怀的,那就是以最大的技术驱动创新,而不仅仅是以利益为导向,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不是很了解博通这家公司,但坊间听到传闻博通更多的是进行资本运作,博通收购高通可能会形成垄断,对行业和消费者来讲,未必是个福音。”

小米、OPPO、vivo等都堪称是在“高通模式”下成长起来的典型企业。他们不仅占据了国内市场的半壁江山,还积极开拓海外市场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2017年第四季度,小米在印度市场排名第一。OPPO也在1月31日正式登陆日本市场。

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高通芯片业务来自中国厂商的营收分别为40、60亿美元,预计2019年将达到80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7%。中国5G市场广阔的发展前景,使得高通将中国伙伴视为“最有活力的合作方、也是最稳定的合作方。”如高通总裁克里斯蒂安诺·阿蒙所说:“9年前,高通开始支持初创的小米和OPPO、vivo等中国手机企业。现在,风水轮流转,这些公司开始支持我们。”

生态圈的力量就像紧密咬合的齿轮——对于正厉兵秣马迎战5G的高通的中国合作伙伴来说,支持高通,不仅因为5G时代即将到来,以智能汽车、车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一系列技术已公认是当前世界经济发展的新引擎,而高通处在技术前沿。更因为,中国移动终端厂商更需要持续的创新以延续自己得之不易的领先地位。如vivo首席执行官沈炜所言, “整个移动产业离不开高通过去多年的专注,高通不短视、不在乎眼前利益,我们需要他们,否则的话我们的6G、7G在哪?”他说。

根据Counterpoint Research的研究,2017年全球十大3G/4G智能手机厂商中有七家是中国厂商。相较于发表评论,这些立足中国、放眼全球的手机厂商更看重未来。峰会现场,小米、vivo、OPPO、联想等四家手机厂商与高通签订了射频前端解决方案跨年度采购订单。未来三年(2019年-2021年),四家手机厂商将采购价值总额不低于20亿美元的射频前端部件。之前,去年11月,小米、vivo、OPPO与高通签署协议,未来几年将从高通采购价值120亿美元的零部件。

目前,高通正在全力与众多中国运营商、基础设备厂商、OEM厂商等合作伙伴加速推动5G在2019年成为现实。之前,2017年11月17日,高通已与中兴通讯和中国移动成功实现了全球首个5G新空口系统互通。5G新空口系统互通演示在中国移动5G联合创新中心实验室进行,由高通提供5G新空口终端原型机,中兴通讯提供5G新空口预商用基站支持。这一合作演示的成功被视业界为全球5G发展过程中的重要里程碑事件。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副总裁李正茂希望,“5G时代高通和我们中国产业界的合作能够继续取得成功。”他透露,中国移动2018年下半年起要在全国12个城市进行5G的应用示范建设,向5G商用迈进。

李正茂当年曾主导与将高通CDMA引入中国市场的谈判。而CDMA的谈判,也为后来中国加入WTO起到了关键性的推动作用。 “当年与高通的合作,现在看来,结果是好的。”他说。

恩智浦的意义

中国的移动通信产业已经有了看待世界更客观和公正的眼光。但眼下,正是高通过去三十年发展历史中“最困难的时刻”。

1月29日,高通CEO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率领高层管理团队通过视频发声,强烈反对博通的要约收购。认为其“低价值、高风险的恶意提议,对股东来说毫无意义”, 是“从不切实际的高度画出的大饼”。史蒂夫·莫伦科夫提议股东不要支持博通公司的投票计划,并提出提高股东价值的具体策略,包括“进一步削减10亿美元成本、恩智浦交易的收益,以及解决与苹果的专利权诉讼。”

不计算苹果专利费的收入,高通预期2019年每股盈利为5.25美元。而5G作为下一场技术革命的驱动力,将利用高通的技术创造一个真正互联的世界。不仅如此,高通以380亿美元收购恩智浦半导体的交易将推进这一进程。

中国通信业知名观察家项立刚表示,面向5G和智能互联网永远不能把芯片产业停留在手机芯片上。

某种意义上,高通对恩智浦收购的完成,会进一步深化和加强其与中国产业在物联网、汽车电子等领域的合作,将高通与中国智能手机产业合作的成功模式,进一步拓展至中国的汽车电子、车联网、物联网产业中,实现赶超和领先。2017年10月,高通已与重庆市政府成立智能网联汽车协同创新中心,在汽车电子和车联网方面与中国产业界展开深度合作。2017年,高通已经在南京、重庆、青岛等地成立物联网联合创新中心,在物联网领域与中国进行技术与创新合作。2018年1月,在美国消费电子展上,比亚迪宣布将在其电动汽车上采用高通骁龙汽车平台,用于信息娱乐和仪表系统。

“高通收购恩智浦,可以让高通的芯片产品变得更加丰富,也更加有竞争力。因为高通是安卓阵营最有力支撑,但博通的收购对于高通能力的提升,没有现实的帮助。” 项立刚说。更重要的是,高通收购恩智浦之后、保持独立的高通在中国的发展也是透明、可预期的。而一旦高通收购恩智浦未果导致博通收购高通,会对高通在中国与现有合作伙伴的稳定合作带来重大的不确定性甚至是负面影响。

从交易体量上来看,高通收购恩智浦的交易额是380亿美元,两家公司合并后的市值会超过1000亿美元。而博通对高通的收购要约是1300亿美元,是到目前为止科技史上最大的并购案,两者合并后的市值会超过2000亿美元。两个并购比起来,显然高通对恩智浦的并购对产业引起的影响要远远小于博通对高通的并购所引发的连锁反应,对国内相关产业的影响也是如此。

“如果发生并购和动荡,收购过程中产生大量的业务失调和成本,一定会影响新产品开发。不仅对于高通的发展,而且对整个安卓阵营的发展都是非常不利的。” 项立刚说。

恩智浦不仅是全球最大的汽车芯片厂商,也是在欧洲物联网芯片业务和技术领先的厂商。据国外媒体报道,之前高通已向欧盟委员会作出一系列承诺,包括未来8年内维持恩智浦原来的业务模式不变,继续对外授权恩智浦的 Mifare 技术和商标。同时高通还承诺,不会收购恩智浦的标准 NFC 专利以及部分非标准NFC通讯专利。这些专利届时将移交给第三方,第三方将在 3 年内免费向全球授权。至于高通收购的恩智浦的其它的NFC 专利,高通承诺只用于防御目的。

一系列的事实证明,高通相信自己仍能够创造显著的价值。截至目前,高通仍在等待中国相关部门对于收购恩智浦交易的审批,并计划在2018年完成这笔交易。多数业内专业人士认为,高通与中国移动通信产业的命运是深度捆绑在一起的,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高通方面也对中国批准此次收购持乐观态度。

另外,高通正在筹划重大股票回购,作为加强其市值,阻止博通恶意收购的另一种方法。而博通如果完成收获后“肢解”高通,帮助苹果获得其基带芯片业务,将更令与高通深度捆绑在一起的中国智能手机厂商担心。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指出,以OPPO、vivo和小米为代表的中国手机一线阵营厂家之所以齐声反对博通收购高通,根本原因在于中国智能手机厂商的崛起,实际上动了苹果与三星等手机巨头的“奶酪”。

“今天以OPPO、vivo和小米为代表的中国手机一线阵营厂家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已经变成苹果,尤其是5G,这已成为中国手机厂家赶超苹果的最佳市场机遇。”孙燕飚表示,“如果博通只看重利润,并如业内人士分析的那样,只是短期套利,甚至把高通的基带业务剥离卖给苹果,那么安卓阵营在5G时代将从领先变成落后,甚至面临灾难。”

保持独立

近日,高通通过了一项员工离职补偿计划:一旦高通公司的控制权发生变动,如果现有员工被解雇,高通的收购方需支付更多的离职补偿金,以提升博通收购高通的难度。

与通过一连串资本运作、将博通打造成全球第五大半导体公司的陈福阳不同,高通的创始人团队是头顶着“CDMA之父”的名号一路走过来的。高通式商业模式,在过去三十年奠定了移动通信产业发展的基础。而在移动通信这样一个以创新为生的产业,很多企业都是时代造就的,但更多的是因为“人”。

正如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子学所说:“在集成芯片这个行业获得成功,10%的权重来自资金投入。剩下的都是对这个行业长期的坚持和积累,尤其是长期坚持和专注于这个行业的人。”他说,“这批人实际上是最可贵的。不认识到这样一个事实,那你为什么要把钱放到这个地方呢?整个电子信息产业,人才第一。”

这也是为什么高通的价值,不能简单地用资产负债表和更加商业化的视角来看待。像在很多需要长期投入的事业一样,芯片和底层基础技术研发漫长而孤独,因为想让用户的体验更轻松,就要付出几倍于它的不轻松,因为很多时候创新不能重来。

很多人以为,所谓创新精神是企业给用户洗脑的感情牌。但如果你真实地靠近那些春节不休假的中国智能手机厂商开发团队,或者面对那些在高通工作了十几年的“发明者”,你会发现,他们与工作的关系并不仅仅是热爱,热爱与他们而言只是一个基础条件。 

当听到合作伙伴说,“我们需要高通,不然6G和7G在哪里?”的时候,高通的员工互相紧握着手,微笑地仰起脸,不让眼里的泪水落下来。

当你看到这一刻,可能就会对他们所信仰的东西产生一种别样的情怀。如果不理解这个,忽略这种文化对于创新的影响,单纯用资本收购后的盈利目标作为出发点,那么即便收购实现,买到的或许是利润,但跟创新没有一毛钱关系。

沈建缘经济观察报记者
自2004年加入《经济观察报》,关注科技IT、互联网及跨国公司在华业务,擅长高端访谈和深度报道,现为经观新科技事业部主编。
微信公众号:缘之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