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不了解这些“新经济”模式,你就out了!

张恒2018-04-14 11:17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恒 杜涛 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有一个无法忽视的亮点——一批初创公司的创始人或董事长受邀参会。他们麾下公司的共同点是,大都属于新科技、新产业。这些领军人物们带来近年来最新的经济词汇:分享经济、智能制造、互联网金融、智慧产业……

科技和互联网对传统行业格局的变革越来越明显。世界正处于新技术革命拓展的重要关口,中国也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新一轮技术革命催生的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都可笼统地称为“新经济”。“新经济”的概念在2016年被正式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李克强总理对新经济的解释是:发展新经济就是要培育新动能,促进中国经济转型。新经济的覆盖面和内涵之广泛,不仅是指新兴产业和业态,也包括工业制造当中的智能制造,涉及农业中的家庭农场、股份合作制等。

在博鳌论坛的采访中,经济观察报记者发现,所有新经济领域的企业,都是对传统行业进行变革,在科技和信息的驱动下创建新的商业模式。例如,纯电动智能汽车者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说,科技和互联网改变了传统汽车行业以自我为中心的思维,转变为以用户为中心。智能电动汽车是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以及各种互联网手段在实体经济的重要体现形态,也就是“脱虚向实”。

传统行业新格局

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带来了技术创新。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催生了很多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

2014年习近平主席在国际工程科技大会上即已指出,世界正在进入以信息产业为主导的新经济发展时期。同年,李克强总理在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开幕式上也有阐述,各国要顺应全球新技术革命大趋势,推动以绿色能源环保、互联网等为重要内容的“新经济”发展。

对传统行业格局进行革新,似乎是科技用于产业后的原始使命。行业的改变已经蔓延一二三产业。

向上金服创始人、CEO袁成龙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说,本质上讲科技正在改变金融行业的格局,而不是互联网金融改变了行业格局。第一次工业革命改变了整个世界,以英国为首的国家通过工业革命成为世界霸主;第二次工业革命叫信息技术革命,以美国为主的信息技术又改变了世界。

袁成龙认为,新的技术所带来的革命性的变化,不仅是对一个行业,它对全世界所有行业都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事实确实如此。尽管他们很多时候自称为互联网银行,但其商业模式迥异于传统银行。技术是公开并公平的,传统银行也在寻求自身突破。目前来看,传统银行自身的约束很大程度使得他们不能像互联网公司一样灵活。空间的空白,让“互联网银行”雨后春笋般出现,去服务那些没有被覆盖的人群。

在袁成龙看来,由于传统金融机构的体制等原因,这种状态将长期存在。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传统金融机构,还是互联网金融机构,对于技术的敬畏和使用,对技术趋势的判断,都必须抱有非常大的关注。

这种新旧业态的碰撞还明显体现在汽车制造行业。汽车行业的新旧造车势力于2018年开始了最为残酷的厮杀,竞争的焦点在于新能源车市场的开拓。用沈晖的话来说,新造车团队的时间窗口只有两三年时间,如果到不了10万台的年销量,就没法活下去。

沈晖告诉经济观察报,汽车行业在每个国家都是实体经济的代表,在实业最强的国家,最聪明的人都在汽车公司里面。传统车企的优势是体系比较庞大、积累比较深,但是围绕传统汽车打造的整个价值链一夜之间很难去变革。这就是他离开传统车企吉利,在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领域开疆拓土的原因之一。

沈晖认为,和一开始就定位于科技和智能的造车新势力相比,传统车企的劣势是转型慢,新势力要做的就是要抓住2020年以前的空窗期。“事实上我认为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传统汽车,威马汽车的目标就是从传统汽车里面切一块蛋糕出来。”

产业新动能

国家发改委公布数据显示,2017年“新动能”对中国大陆经济增长的贡献已超过30%,对城镇新增就业的贡献超过70%。据《世界互联网发展报告2017》统计,2016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总量已达22.58万亿元,居世界第二,占GPD比重达30.3%。

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首次提出了“新经济”的概念,并指出“发展‘新经济’就是要培养新动能,促进中国经济转型”。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再次指出,“‘互联网+’广泛融入各行各业”,“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蓬勃发展”,“快速崛起的新动能正在重塑经济增长格局、深刻改变生产生活方式,成为中国创新发展的新标志”。

新的商业模式确实在改变产业的生产方式、个人生活方式。分享经济、共享经济等业态,几年前出现时还带新鲜感,如今已成为生产生活不能离开的一部分。

旅游经济带动下的住宿行业也迎来了分享经济的模式——短租。短租行业满足的是个性化住宿需求。依托于个人房东的存量房产,短租平台为供给和需求端提供一种规范化管理的服务。短租行业多个公司已经取得多轮融资,并进军海外市场。

小猪短租CEO、联合创始人陈驰告诉经济观察报,信用体系、互联网技术的注入,催生了新的住宿商业模式。短租行业在某种意义上完全是物联网,酒店模式还是工业化时代的东西,而短租行业已经到达去中心化的商业模式,是后工业化浪潮中的形态之一。

在陈驰看来,短租行业不仅改变了传统的住宿行业,还在让中国闲置房地产资源产生新的价值。他认为,中国最大的资产是人的存量、房子的存量。小猪的目标是成为全国最大的存量房产分享服务平台。小猪短租要让中国的闲置资源得到最大化的利用。

陈驰说:“比如海南开始购房限购了,因为海南省发展模式不再是要去通过开发更多的土地,开发更多的房产来发展经济,需要依托于存量的房产去发展,去做自由港,自由购物岛或者医疗岛。政府设计层面的思路实际上和短租行业的思路不谋而合。”

 

张恒经济观察报记者
经济观察报 要闻部记者
曾任职《京华时报》。长期关注土地市场、房地产市场以及城乡变革、财经热点等。擅长调查与深度报道,多次重大事件在现场。 个人微信号:zhangheng6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