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暴风改变三驾马车业务布局 冯鑫:“电视、电视,还是电视!”

刘睿2018-04-15 17:43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刘睿 暴风的业务布局正在发生变化。

“我们以后不谈铁三角(暴风电视、暴风影音、暴风魔镜)。2018年到2020年,我们内部和对外只说一件事情,就是暴风电视。”在4月中旬的暴风AI电视7发布会上,暴风集团董事长兼CEO冯鑫说。

从“N421”到电视单兵突进

2014年和2015年,暴风做了两个布局,一个是VR,一个是客厅里的大屏,即暴风魔镜和暴风电视。2016年,暴风集团从视频播放平台转型成为DT大娱乐平台,将公司战略浓缩为“N421”,即依托4块屏幕(PC、手机、VR、TV),打造2块核心的内容再生平台(影业、体育),以DT这1项核心技术打通平台与服务,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的互联网娱乐服务。N代表着广告、电商、金融、硬件、O2O和游戏等多种商业形式和载体。

但两年多来,暴风集团的“DT大娱乐”战略发展得并不顺利。暴风集团(300431,SZ)4月9日发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636.62万元-3130.98万元。

2016年,暴风试图在互联网电视领域分一杯羹,推出千元价格的40吋电视机。然而2016下半年开始,内存、面板等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导致暴风成本提高,利润下滑。暴风在2017上半年上调了电视机价格,但随着暴风在电视领域的投入加大,导致其利润亏损进一步扩大。

对于暴风来讲,幸运的是,其在AI电视的布局获得了资本的认可:2017年12月,在停牌近5个月后,暴风TV获得东山精密和如东鑫濠8亿元战略投资。暴风TV CEO刘耀平表示,完成此次8亿元战略融资后,暴风TV的发展将驶入快车道,迎接新拐点。

随之而来的则是暴风业务布局的调整,由此前的三驾马车形式转为重点发展暴风电视。“电视、电视,还是电视!”冯鑫坦承,暴风影音方面,长视频投入大,暴风玩不起,小视频有疑问,会做尝试;暴风魔镜仍然看好,但“节奏不对”,2020年后再见。

冯鑫认为,互联网电视发展到现在,可以分为3个阶段:第一阶段,从乐视2013年5月推出第一台互联网电视之前,可以称之为探索阶段;第二阶段,2013年-2016年,新入局阶段,内容上以点播为主;第三阶段,2017年-2020年,智能电视时代。目前乐视、小米和暴风销量都已过百万,“谁有样本量谁就有优势。”冯鑫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

冯鑫判断,2020年会有一亿家庭进入家庭物联网,相关的硬件将进入万亿市场。“貌似最不值钱,但我认为最值钱的,是一亿家庭会成为新的数据资产,以家庭为对象,成为新的互联网数据资产”,而全新的互联网平台钥匙将是智能音箱和智能电视机。

暴风正在AI电视路上狂奔。2017年5月,暴风发布“AI+电视”X5 ECHO和人工智能助手“暴风大耳朵”。同年11月发布首款AI无屏电视Max6,并宣布暴风TV与科大讯飞联合成立人工智能服务实验室,与香港科技大学成立联合实验室,用AI改造电视体验。2018年4月2日,发布AI电视4(40X)。据介绍,暴风TV销售额已占暴风集团收入的六七成,亏损额度进一步收窄。

智能电视风起

让冯鑫下重注在互联网电视领域并不是偶然事件。实际上,互联网电视发展到2018年,众多互联网电视品牌背后都或多或少有着巨头的身影,传统电视企业在尝试转型,BAT也已悉数入局。

2013年,乐视和小米的互联网电视产品先后上市。

2015年4月,微鲸科技成立,华人文化、阿里巴巴、腾讯参加了微鲸的创始发起人组合,当年微鲸即推出多款互联网电视。2016年,微鲸科技4.5亿参与康佳定向增发,持股3.14%,成为该公司第五大股东。微鲸公开回应称,双方均有意向在拓展智能家居终端领域展开更深入合作。

2015年5月,联想电视推出全新的互联网品牌17TV。

2017年7月,腾讯4.5亿元入股TCL旗下运营TV+智能电视平台的 雷鸟科技,持股16.67%。

2018年3月,百度超10亿元战略投资创维集团子公司深圳酷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1%,成为酷开第二大股东。

……

2017年,乐视的倒下无疑给互联网电视行业带来了巨大的负面影响。不过AI适时给了互联网电视新的发展动力。同年,互联网多款智能电视发布。其中,小米电视4A主打32吋,价格在千元左右,销量过百万——这让暴风看到了机会,一向喜欢对标小米的暴风紧跟着在2018年4月2日重新推出40吋千元电视机。

小米电视能否复制小米手机从低端到高端的成功布局尚未可知,不过,电视行业一直未放弃自微软维纳斯计划以来就对客厅经济的觊觎。可以说,正是比尔·盖茨当年充满霸气的维纳斯计划,让数字概念进入了普通公众的视野。但是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企业真正“占领”客厅。

“时机不对”,冯鑫评论道。当时的交互和视频网站远未发展起来,至于互联网服务如外卖等也尚未成型。带宽等互联网基础设施也达不到相应的要求。随着5G即将到来,客厅经济(家庭互联网)的争夺将会更加激烈。

那么,家庭互联网最后的场景是什么状态?冯鑫认为,需要提到三件事情。第一是物联网。到2020年,中国至少有30%—50%的家庭会使用物联网服务。第二,基础的交互中心入口将是智能电视机和智能音箱。“至于这两个东西,哪个最终更成功一些,我认为90%以上会共存。它俩对厂家而言是竞争,对于用户来讲是协同。”第三,家里的遥控器相当于更大的键盘,适应不了互联网服务。因此突破点是把交互做好。暴风的目标是通过语音控制干掉遥控器。冯鑫在暴风集团订阅号3月份发表的文章中表示:“坚信从键盘到鼠标到触摸屏到自然语言交互这种升级下带来的需求解放。”

“当千亿万亿数值真的产生的时候,会引起产业的足够重视和注意力。”冯鑫说。

“风”、“米”之争?

“(未来互联网电视)整个阵营就只剩下‘风米之争’了。”刘耀平在媒体沟通会上曾如此表示。

刘耀平分析说,在互联网电视这个行业,要同时拥有硬件能力和软件能力,从设计、运营、品牌到渠道,每一个环节都不能薄弱,另外,需要的资金体量也非常高。“能同时具备的团队并不多,最后也就慢慢消失了。”

不过刘耀平也表示,“如果雷总亲自天天抓电视,我们完全打不赢他,但他还有手机,还要面对很多强敌,他敌人太多了。”

冯鑫承认,暴风电视最大的对手是小米,不过,“(互联网电视)市场这么大,根本不是你死我活的竞争。”

互联网大佬们都已纷纷入场,传统电视厂商跟BAT合作,这是否会对暴风和小米造成影响?

“今天,无论是产品提升还是技术升级迭代、互联网应用服务的连接,这些都是传统电视厂商过去没有干过的。”冯鑫说,“传统电视厂商也在努力做工作,对于科大讯飞来说跟谁都会合作,不仅是跟互联网电视厂商合作。那为什么我们跟小米优势会更加明显?互联网电视第一年、第二年的时候,传统电视厂商的优势可能更加明显,把供应链管好、做好,产品卖好就可以了。但到今天,互联网占比越来越重。所以我倾向于认为,我们在互联网介入方面,会比传统电视厂商的优势更明显。”

据暴风介绍,AI在互联网电视领域的应用分为三层。第一层是声音,如何识别声音,这一块由科大讯飞来做。第二层是语义理解,同一句话在不同场景可能有不同意思,这一块是蓦然认知在做,暴风也有参与。第三层是合理服务响应,这一块是暴风自己在做,因为服务是由暴风来提供。

暴风曾在2017年宣布,将于2019年全面盈利。对于目前还在亏损的暴风来说,任务相当紧迫。除了重点发力智能电视,寻找更多业务机会显然已经提上日程。2018年1月31日,冯鑫在暴风集团2017年业绩说明会上表示,若暴风TV业务在2018年底达到盈利预期并符合相关要求,上市公司考虑寻求进一步增持股份,谋求暴风TV业务整体注入上市公司。3月21日,暴风集团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表示,未来暴风TV将在研发战略上开启加速模式,专注推进互联网电视应用服务、AI语音、AI推荐,以及物联网服务等技术,保持AI赛道的领先优势。在4月11日的发布会上,暴风表示,正在考虑布局家庭互联网,“暴风全屋”或将是其中一个方向,将和其他电器厂商合作,暴风全屋负责做连接和数据分配等。

在重视价值投资的当下,暴风集团股价还能否再现当年回归A股时的辉(feng)煌(kuang)?

刘睿经济观察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