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解决贸易争端无须单边对决

许谨2018-04-16 11:25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许谨/文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月签署备忘录,要对中国出口美国的500亿美元商品加收25%关税。在遭到中国相应的报复性威胁后,特朗普本月变本加厉地威胁要对1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增加关税。

中美贸易严重失衡主要原因在于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和美国过度消费的低储蓄模式,责任不在中国,这是显而易见的。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也被美国在华外资企业出口、服务贸易逆差未被统计等因素进一步放大。

事实上,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基本都是市场化行为所形成,例如制造业、机床设备、化工产品等。美国对该类中国商品具有高度依赖性,如果不从中国采购而改为从第三国采购,将会造成更大贸易逆差。在自由竞争的市场环境中提高关税的负担终将由美国下游工商业和消费者承担。高盛研究报告指出,如果要将智能手机的供应链转移至美国至少需要5年时间,且估计智能手机生产成本将提高37%,而最终造成美国消费者承担价格15%的增长。

特朗普此时举起贸易保护主义的大棒意欲何为?原因不外乎是一方面落实特朗普竞选时的贸易保护承诺,通过“贸易保护牌”拉选票,以期在2018年国会中期选举中继续维持共和党在参众两院的优势地位,并为未来谋求连任做准备;另一方面以中美贸易严重失衡为借口迫使中国进一步对美开放市场,这一点可以从本次美国对中国加征税的领域即“对美国国内消费者的影响要尽量小,对中国的打击力度要尽量大”得到印证。在此次184页的301调查报告中,贸易逆差(deficit)这个词仅出现了一次。中国对美出口最多的服装鞋帽等中低端制造业不在此次制裁之列,而《中国制造2025》和《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中拟大力发展的高科技产业,包括航空、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领域,则成为精准打击目标,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时至今日,贸易保护主义显然没有出路,也不得人心。中国曾付出巨大努力加入的世界贸易组织,其所形成的WTO基本原则,既是一种约束机制,也是一种保护机制。美国引用其国内法《1974年贸易法》301条款对中国所谓“不公平贸易政策”发起调查,违背了其WTO项下的承诺。也正因此,中国应积极在WTO框架和规则下提起诉讼维护合法权益,这是多边贸易框架下解决争端的必由之路。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我们要积极争取欧盟和日本、加拿大等国的支持,他们也是利益攸关方,无法袖手旁观。欧盟、日本、加拿大力推建立WTO争端解决机制,重要目的之一就是限制美国使用301调查。此次,对于所谓中国的歧视性技术许可政策,美国既进行301调查又要诉诸WTO争端解决,这本身就违反了当年的《乌拉圭回合协定法》附件《行政行为说明》中的承诺,道义站在我们这一边。

解决贸易争端,要运用现代思维,而不是采取古老的单边对决的方式,否则双方都骑虎难下。面对中国的迅速崛起,某些大国表现出不适应不言而喻,重新构建世界格局也需要一个过程。期间,一些因素会变得异常敏感,刺激着原本就紧绷的神经。“修昔底德陷阱”如果成为双方都接受的理论和实践前提,结果其本身就会成为一个陷阱。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代表着中国向世界发出的最新声音。我们承诺中国开放的大门永远不会关上,只会越开越大,贸易战不是我们愿意的选项。在展现中国力量的同时,我们更需要向世界贡献中国智慧。

(作者系公职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