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融资额一年翻两倍 曾小军详解高特佳投资打法

黄一帆2018-04-16 19:27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黄一帆

从此前投融资各20亿的规模,到实现投融资各约80亿,2017年是高特佳投资(以下简称“高特佳”)飞速成长的一年。作为高度聚焦在医疗领域的PE,高特佳2012年开启医疗健康主题投资的专业化之路后,业内对其广为关注。

近日,高特佳组织进行了2018年上海医疗企业健康行活动,走访了其所投的单抗龙头复宏汉霖以及时尚整形公司艺星医疗。

“成为头部公司后,会有很多公司向你涌过来,你必须有能力把它抓住”,高特佳投资首席战略官、主管合伙人曾小军4月13日在接受经济观察报专访时表示,高特佳目前投资逻辑是“大比例、长周期、高参与、全阶段”,为推行其投资理念,记者同时注意到,高特佳内部资本结构也在悄然发生变化。据曾小军介绍,“目前90%以上都是机构LP,今年应该是将近100%。”

聚焦医疗赛道及其逻辑

2017年3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激发社会领域投资活力的意见》,以放宽行业准入、拓宽投融资渠道等政策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医疗、养老等社会领域。《意见》明确扩大投融资渠道,“引导社会资本以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参与医疗、养老服务等机构。加速股权投资进入医疗、养老为主的大健康行业,以资本力量推动医疗健康产业迅猛发展。

曾小军告诉记者,“在医药板块,高特佳目前主攻生物医药和小分子创新药,其中尤以单抗体和血制品为强项。”

以单抗为例,在高特佳的研究报告中指出,据Evaluate Pharma数据,2016年全球生物药市场规模已超2000亿美元,至2022年据其预计能够超过3260亿美元,其中抗体药为生物药最大子行业。报告中指出,目前国内抗体方面处于起步阶段,抗体开发慢,产品滞后。不过,在目前政策、人才、资金、医保等多因素下,高特佳认为抗体行业布局有以下几条赛道值得布局。

据高特佳方面介绍,抗体类似物方面,目前传统靶点市场规模大,以抗体类似物开发为主,国内已形成初步格局,且抗体类似物的仿制难度大,需布局实力强、进度领先的企业。而抗体创新药投资机会潜力大,“国内PD-1、PD-L1、CTLA-4三类免疫治疗品种在研的企业超过10 家,但只有PD-1 进入NDA,而像CTLA-4 和PD-L1 多在临床前期和I 期,因此还存在较大的投资机会。”此外,抗体新靶点,在国外也仅处于I/II 期临床,国内一些优秀新药企业的差距并不大,值得关注。

而在医疗器械领域,高特佳则更多投资诸如联影、迈瑞等头部企业。曾小军表示,“因为我觉得这类头部企业未来会有很大的成长空间。这跟国外进行对比就知道,整个行业的发展还处于早期,一定会形成核心竞争力很强的综合性医疗器械公司。”与此同时,医疗器械中IVD等细分市场,都作为公司非常看好的行业得到重投。曾小军告诉记者,公司尤其看好IVD细分领域,仅去年一年该领域就得到了高特佳的13笔投资。

医疗服务领域,高特佳暂舍政策导向强、资源要求高的大型综合性三甲医院。曾小军认为,该行业的基本逻辑也十分清楚:行业的核心竞争力就在于品牌和成本管控能力二者的结合。

面对近来大热的“智慧医疗”和“互联网医疗”等概念,“互联网的核心就在于它的信息是对等的,由于它的低成本,甚至零成本,这种信息的互通,使得它未来有可能在供需的平衡及匹配这一块,发挥一定的作用。”曾小军相信,这类平台将在各个细分领域形成,但最终究竟能否形成更大的综合性的平台尚未可知,且其核心竞争力也仍需判断。

曾小军在向记者阐释高特佳的投资打法时表示,公司就是基于各个细分领域的深入认知,以集体学习的姿态,采取各种方式来解决具体问题。“正是因为我们对整个大的医疗健康方面的领域有了更深入的研究,同时更聚焦,所以才会带来整体的业绩提升。”曾小军称。

投龙头公司 重投、高参与和蹲守

在长期的投资实践与经验总结之中,高特佳发现头部公司的价值越来越大,未来,它也将继续依照这一趋势进行投资布局。

“现在在二级市场,包括全球市场来看,一个行业里面的头部公司的市值会比行业里的第二、第三要高很多。”在曾小军看来,由于整个医疗健康行业的市场化和国际化都在不断深入,因此行业最终回归本质,由头部公司抓取和吸引更多的资源,是必然结果。

但与此同时,头部公司越来越稀缺也成为不可避免的趋势。什么样的公司能成为头部公司?曾小军给出的答案是:行业、企业、人三个层面都到位,才有可能成为头部公司。行业前景、企业核心竞争力与团队建设,缺一不可。

“对高特佳来讲,整个2017年就是积极寻找和抓住头部公司投资机会的一年。”曾小军告诉记者,而所谓的“头部公司”,曾小军将其分为两类:一类是能直接看得到的,另一类则是需要去发现和组合出来的。而如其所说,“这反过来又对你整体的认知和整个高层的研究能力都提出了要求。”

就高特佳自身而言,当面对传统领域时,寻找头部公司的机会相对更少,那么此时合作的形式就更为切实可行,并购和定增都不失为进入的好时机。

当面对整体处于早期的行业时,认知能力就成为投资公司亟需的一种品质。“特别是有的时候可以组合出一些形成头部公司的机会出来”,曾小军表示,“等自己有一定分量,有一定体系的时候,就可以去推动它。”

这与“大比例、长周期、高参与、全阶段”的投资理念和逻辑恰不谋而合。“能跑出来的头部公司,尤其是最领先的,它一定是占据市场最大比例的。那么就简单了,那就要找到它,看明白,重投进去。”曾小军对记者进一步解释道,“只有重投之后才有可能去影响它、协助它,才会有之后所谓的高参与。全阶段也是一样,因为这个行业很多细分领域,每个细分领域的发展阶段不一样。”

曾小军表示,“前台团队就是帮忙把小旗都插好的人,好的企业标记在什么地方就去搞定它。很多现在没机会的公司,但是蹲那儿两年甚至三年,或许有天它就突然说要引入战略投资了。”

资本结构生变:机构LP近100%

在曾小军的定义中,“若不看长远的价值,那就不叫价值投资”。尽管他并没有否定投机的意义,“投机也是对于标的短期价值跟价格间关系的一种判断而已”。

与其他机构不同的是,高特佳更愿意在投资中扮演“战略股东”的角色。所谓的战略股东,即非以财务导向为核心的股权投资,而以产业为导向。在此,长期的产业协助和收益受到格外的关注。

与此同时,高特佳在资本结构上发生的变化,也为其价值投资的方向奠定了基础。“四年前,我刚来高特佳的时候都是以个人LP为主,现在90%以上,今年应该是将近100%,都是大型的机构。”曾小军透露。

机构LP的资金量远超个人LP,机构LP相对更愿意进一步去了解行业、投资逻辑和投资平面,强调对长期价值的挖掘。因此,曾小军提出,高特佳未来要继续扩大投资规模,推进国际化,整个资本结构也要向机构LP和国际资本进一步倾斜。

2017年6月1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总局(CFDA)正式成为ICH成员,标志着中国的药品监管体系已经接轨国际监管体系。在资本和产业都大步迈向国际化的进程中,高特佳也把国际视野作为自己的一大发展重心。

“未来两年之内一定要去做,因为不做就抓不住海外的机会”,但曾小军也强调,海外投资的特性与国内存在着显著差异,“国外更重视体系的建设,长期的收益;国内有的时候重视个人的积极性、创造性和潜力的挖掘。这是两个不同的方向。在发展迅速的市场环境里面,实际上不能说哪种好、那种坏。很多时候会发现短平快的方式可能会更快,但是在做短平快的方式的同时,还是需要有很长期的眼光和策略。”

因此,高特佳在建设海外团队时,将直接选择有海外背景和海外经验的人进行操作。曾小军认为:“要国际化就需要语言基金、国际化人才,很强的产品设计能力、国际化队伍组建和管理能力。”

在此,建立强大的平台对于高特佳而言至关重要。“要有足够的能力或者吸引力,把别人吸引到这个平台上来做这么大的事情。”曾小军表示,其最核心的差异化打造还是立足于对投资能力的锻炼,以此来为LP提供长期、稳定和可观的收益。

黄一帆经济观察报记者
经济观察报 金融市场部驻华东记者
关注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和资本市场中所发生的好玩的事,对未知事物充满好奇,对已知事物挖掘未知面
关注领域:上市公司、券商、新三板 擅长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