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流量天花板近在眼前 游戏上市公司大佬齐聚谈转型

黄一帆2018-05-10 11:04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黄一帆 “单一依靠流量红利,高度依赖增量用户的商业理念已经过时。” 三七互娱(002555.sz)高级副总裁罗旭表示,“目前游戏、短视频、电商、支付行业都面临用户获取成本的陡增的情况,在买量的性价比上,也出现了明显的性价比的边际效应的递减。到了今年,以增量突破为主导的流量经济已经看得到了天花板。”

他认为,为此必须跳出以往思维定式,对游戏行业进行改革。

转向何方:“智能化”、“赋能”、“重质量口碑”

5月7日,包括三七互娱、游族网络(002174.sz)、盛大游戏在内的多家上市游戏公司参与了由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指导、上海市网络游戏行业协会主办的论坛活动讨论转型。

此前的4月16日,人民日报客户端曾发布消息称,近期文化和旅游部组织开展网络表演、网络游戏市场集中执法检查。游戏内容重点检查淫秽色情、危害社会公德等禁止内容,以及防沉迷系统,诱导玩家氪金等事项。

在该时点游戏公司齐聚讨论转型,也有应和监管之势。

在上述论坛上,游族网络总裁陈礼标认为,“智能化游戏产业的转型升级,其实关键就是智能化。”

陈礼标指出,目前游族网络智能化思路主要分为这几块:数据闭环、收购优质资产和在此基础上的智能优化。“数据闭环说起来很简单,就是你得形成一个反馈,如果你不能形成一个反馈你就很难进展具体的环节。所以在过去很长时间里面,我们努力尝试把我们所有数据从广告的展示、到用户进入游戏、再到他离开游戏以后的所有动向,都做了一个闭环的研究。”而完成数据闭环和优质资产结合后,“公司才有可能在不同的阶段,从产品的立项,从IP的布局等等角度,不断的做一些优化。。

盛大游戏CEO谢斐则认为让游戏结合其它产业,是目前游戏行业未来的想象所在。未来的游戏不仅仅是一种娱乐产品,它将承担起更多的功能性、文化性和社会责任。对此,对于整个行业和所有的游戏的厂商来说,“可能都需要通过一些跨界,还有一些文化出海,甚至是一些公益的活动来不断的提升游戏在整个经济和社会当中的地位。”

谢斐表示,游戏企业通过跟其他的产业进行更好的结合,以“游戏+”的身份对社会和经济发展赋能。“游戏+”为经济和社会发展赋能的关键,就是在于开放。“我想能够真正的去挖掘那些游戏的功能,通过跟教育产业、金融产业、文化、体育等产业的良好的结合,游戏确实是可以从一个虚拟的世界里为万家创建快乐,逐渐变成我们在现实生活中能够为这个社会带来快乐。”

心动网络(833897.oc)CEO黄一孟和哔哩哔哩(BILI)董事长陈睿都认为生产内容和品质是关键。

“这两年来,大家一直会听到游戏行业的人抱怨说,用户导入的成本越来越高了,用户获取越来越难了,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玩游戏的玩家少了吗?其实并不是,事实上是因为随着玩家玩的游戏越来越多,他们的审美品位在不断提高,他们开始有了自己的判断和选择,靠填鸭式的广告就能廉价的导入海量用户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心动网络CEO黄一孟表示,“如果说游戏行业的过去是渠道为王,那我相信,我们行业未来一定是口碑为王,因为玩家的选择会越来越谨慎,越来越在意游戏的质量和口碑,重视游戏的艺术和功能价值。而互联网的发展也让口碑越来越容易传播。”

而陈睿将目前互联网新增用户群体(1990-2009年出生)成为“Z时代”。他认为,这个群体他们是很矛盾的一个群体,极度挑剔,极度宽容,极度感性和极度理性。

“极度挑剔是什么呢?他们对于游戏的文化的调性,对于文化的品质,他们都很挑剔。极度宽容是什么呢?假如你是一个认真做游戏的厂商,他们会宽容你犯错误,这个跟之前的用户也是有一个明显的区别的。”

此外,极度感性和极度理性,这个也是该群体同时出现的一对特点。“他们对于他们喜欢的东西,他们追的东西他们是非常感性的,但是他们对于不感兴趣的东西他们是非常理性的。也就是说,他们是有着非常强的兴趣驱动,有着非常强的粉丝行为驱动的群体。”

陈睿表示,服务于“Z时代”的用户非常重要的两个原则,“比游戏营收更重要的,比利益更重要的是文化内容”。

客户端游戏增速放缓

另外,根据会议发布的白皮书报告指出,“上海网络游戏市场进入结构调整、技术升级阶段移动网络游戏的市场份额持续增加,客户端和网页游戏厂商积极削减过剩产能。”

从数据来看,客户端游戏增速趋缓,市场份额首次低于移动网络游戏。

2017年,上海细分游戏市场结构变动较大,客户端游戏产值为188.4亿元,同比增长3.3%,占上海网络游戏产值的33.1%;移动网络游戏产值为253.9亿元,同比增长99.5%,占上海网络游戏产值的44.6%;网页游戏产值为127亿元,占上海网络游戏产值的22.3%。

但从总体上,上海网络游戏市场在2017年保持增长:上海网络游戏产值达569.3亿元,同比增长24.6%,占全国网络游戏产值的28.3%,占全球游戏产值1089亿美元的8.3%。

2017年,上海持证网络游戏经营企业数量大1670家,同比增长60.9%,全国持证网络游戏经营企业数量达8823家,上海持证网络游戏经营企业占全国企业的18.9%。上海新增网络游戏企业数量占上海网络游戏企业总数的37.8%,占全国新增网络游戏企业总量的15.2%。

报告指出,以网页游戏崛起的厂商已有向移动端转型和综合发展的趋势,例如三七和游族网络,在加大移动端投入的同时,已成长为业务全面的综合企业。

移动网络游戏领域,在市场整体同质化趋向较高的背景下,上海企业注重细分市场,注意差异化经营。例如哔哩哔哩先后发行不同类型的二次元游戏;米哈游专注自有“崩坏”IP开发。

此外,2017年,上海游戏企业被并购5家,占全国的16.7%,数量仅次于北京和广东。上海游戏参与并购交易8起,预测交易金额达86.2亿。

其中,三五互联作为基于“云计算”的企业信息化服务类公司,转型文娱产业,对宏投网络的收购有利于中技控股进军海外页游研发运营;三七互娱对墨鹍科技、极光网络的收购和恺英网络对盛和网络的收购提升了并购方对优质游戏供给的话语权,也为被收购方游戏研发团队提供更大的平台和更多资源。

去年底,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人民政府印发《关于加快本市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上海文创50条”)。提到重点发展动漫游戏、网络文化、创意设计等重点领域,推动骨干文化创意企业、文化创意重大项目的发展,提出将上海建设为全球动漫游戏原创中心的目标。

黄一帆经济观察报记者
经济观察报 金融市场部驻华东记者
关注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和资本市场中所发生的好玩的事,对未知事物充满好奇,对已知事物挖掘未知面
关注领域:上市公司、券商、新三板 擅长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