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冯唐新使命 民营医院联席董事长

李瑶2018-05-12 20:29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瑶 5月12日,在丁香园举办的2018中国医院发展大会上,著名作家冯唐发表了一篇名为《如果我是中国医院院长》的演讲,以反讽的修辞阐述了其对现有医疗服务体系的看法,并提出如果自己担任院长则会将病人福祉和满意度放在第一位、医生福祉放在院长利益之前,积极拥抱互联网、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

“如果我真是院长,我会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不停歇地宣传和实践我的医疗理想:有质量、有服务、有规模的医疗,哪怕在现在的中国。”真名张海鹏,现任中信资本高级董事总经理的冯唐总结。

电影《万物生长》将冯唐的知名度推向了一个新的高点,而他的不太为人所关注的另一重身份是北京协和医学院临床医学博士,拥有超过15年跨行业企业管理经验,曾任华润医疗集团创始CEO和华润(集团)有限公司战略管理部总经理,以及2015年至今担任中信资本高级董事总经理、健康产业负责人。

一周前,冯唐主持完成对国内著名民营医疗集团世纪康瑞的D轮投资,投资金额并未透露,冯唐将会在未来项目交割完成后正式出任世纪康瑞联席董事长。

据悉:世纪康瑞集团成立于2014年,主要从事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的投资建设和管理运营。天眼查显示:目前,该集团最大的股东为自然人股东朱敬民,占股58.1%。2015年3月后,外资企业比威投资有限公司加入后变更为外商投资企业。在中信资本进入之前,世纪康瑞先后经过三轮融资,投资者包括北京吾金创业投资中心、北京广银创业投资中心、北京世纪康龄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等。

截至2017年,世纪康瑞旗下已经拥有7个院区(其中一个在建),均位于北京,总床位数约4500张,并拥有一支由3000人组成的医疗专业队伍。

据冯唐分析,在可以预见到未来,公立医院依然是医疗服务提供主体,但民营医院应该在差异化的服务和效率上成为公立医院尤其公立三甲医院的有效补充。

据介绍,中信资本投后的重点之一就是学科建设,而有了中信资本的支持,世纪康瑞后续在人才引进、硬件改善和规模化扩张方面都将获得充足的资金保障。不止于此,中信资本还将充分发挥自身雄厚的资源优势,帮助世纪康瑞在更多领域进行探索。包括医养结合、医疗与保险结合、互联网+医疗健康等领域,世纪康瑞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冯唐笑称:其在世纪康瑞属于兼职董事长,主要负责找钱、找人及制定战略方向。

附:冯唐演讲原文

在医疗界,有个关于人类分类学的梗儿:人类可以简单分为三类,女人、男人和医院院长。

如果我是院长,那么,我就成为了一种独特的物种和存在:我是官员又不是官员,我是专家又不是专家,我是医生又不是医生,我是生意人又不是生意人,我是管理者又不是管理者。

如果我是院长,那么我就是“奴隶主”。从某种意义上讲,所有医生都是我的奴隶,是我的生产资料,是我的个人财富,至少在我当院长期间。

如果我是院长,我绝不会给医生任何自由。在我任职期间,他们应该始终在我的领地为我服务。什么多点执业,必须用各种正式和非正式的方式扼杀掉。我为什么要鼓励这种自由?所有得到的好处都是医生的,所有惹出的麻烦都是我的。但是,我没有任何好处,我为什么干呢?

如果我是院长,我的医生们必须夜以继日地工作,一天一百个门诊,没有休息,没有节假日。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崇高的目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人民的健康,这是一个神圣的事业,这是一个伟大的修行。每个医生都是雷锋,每个医生都必须奉献,奉献了青春再奉献终身,奉献了终身再奉献儿孙。只有医生的精力被压榨干净之后,他们才没有精力意识到他们正在被压榨。

如果我是院长,我一定给医生最低的工资。这样,他们多多少少都会拿些黑钱和红包。从严格意义上讲,他们每个人都是罪犯。我手握他们的把柄,谁不老实,我就抓谁。

如果我是院长,我必然轻贱医生的生命。他们在没有丝毫安全感的状态下活着,一个医闹就能轻取他们的性命。他们长年生活在恐惧中,除了为我干活,没有勇气想任何其他事情。

如果我是院长,我一定不能让医院盈利。医院一旦盈利,我的财政补贴就可能减少。我举双手双脚支持药品零加成。

如果我是院长,我一定会有几个药厂、经销商、医疗器械公司、医疗耗材公司的好朋友。我认识他们很多年了,他们都是非常聪明和可靠的人,任凭国家政策怎么变,他们总能想出照顾我的安全的办法。

如果我是院长,我会尽全力照顾好各种领导。似乎有很多领导管着我,似乎能管我的领导太多了,反而没有一个领导真能管到我了。我当院长时间长了,领导也是人,也有亲戚朋友,谁都可能生病,所以这些领导对我都很客气。

如果我是院长,我会拼命花钱,盖大楼,添病床,医院的规模越大越好。如果我建成了宇宙第一大医院,我就是宇宙第一大院长。

如果我是院长,我绝对支持六十五岁退休,最好七十五岁、八十五岁退休。人类平均寿命一百二十岁指日可待,我要为了人民健康尽量发挥光和热。这样,我就可以长久地做奴隶主,越做越爽。

以上的文字严重使用了一种修辞方式:反讽。

我不是医院院长,即使我是医院院长,我首先还是一个人,内心还有作为人类与生俱来的对善良、正义和美好的坚守,即使我能那么干,我不会那么干。

如果我真是院长,我会真的把病人的福祉和满意度放在第一位。古往今来,古今中外,医疗从来就不是也不该是一个单纯的只是追逐利益的生意,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解除或者缓解其他人类的病痛,福得多。我会让医生们尽量以医疗质量和患者满意度作为首要指标,我会立一条规定,医生让任何一个患者离开之前,一定要问最后一个问题:“你还有什么问题问我吗?”

如果我真是院长,我会把医生的福祉和满意度放在我的利益之前。基于医院的资源,我会尽量给他们成长所必需的医、教、研环境。我会鼓励他们多点执业,尽可能给他们自由,让他们能够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获得社会财富,过上体面的生活,可以请女朋友或者男朋友看场热门的电影而不是只能看星星。

如果我真是院长,我会积极拥抱管理技术,将已经非常成熟的企业管理技术引入医院,绩效管理、财务管理、营销管理、运营流程优化等等,不必动任何人的奶酪,全面提升医院效率。

如果我真是院长,我会积极拥抱互联网技术、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即使在现在的体制机制下,不必动任何人的奶酪,这些IT相关的技术还是能够让病人、医生、甚至社保更加满意,世界更加美好。

如果我真是院长,我会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不停歇地宣传和实践我的医疗理想:有质量、有服务、有规模的医疗,哪怕在现在的中国。